可称甜汤
高一狗
大约每两个礼拜现身一次
如果我弧了
请把我淹没在文与图的波涛下
我会在饿到濒死之时复生

好的吧lof不让发,可能有词触线了😂😂

+

黄金鹿Ⅴ


哇编不下去了QAQ @七月灰 超短,请您一定原谅我呀😂😂

——————

  “您不能这么做!”Haleth拔高了声音。

  士兵们动作敏捷而迅速,他们来来回回穿行在低矮的立柱之间,从烽火台下搬出圆滚滚的黑桶。石壁上映着的人影骤然放大又很快缩小,连蜡烛的火光都要淹没在黑影里了。但Caranthir只看了她一眼,转头望向北边遥远的天际。

  Haleth一脚踢散了桌下的木柴,“一整片土地都会被毁掉!你从沙葛里安获得安宁,现在却要反过来毁了它,以后一头鹿都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领地上了!”

  “您是哪儿的姑娘?”Brethilion好奇地看看她,再看...

+

P1老五,看似纯良

P2小熊,仙风道骨

+

苦厄授我以冕【其二】

【Makalaure视角所看到的Maedhros和他的城市】

————————————

4.多米德山到愤怒之战——失格的烈火

  其中无数次争吵都被过早扼杀在那双眼睛里,我没法对着铁灰色的瞳仁吵架。它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我们如此相似。这样的想法在触及Ambarussa投来的目光时,像一把锋利的匕首搅动着我的大脑。

  我的一些下属们行礼离开的动作,将心里的焦躁暴露无遗,因为他们知道正在铸造的剑将不再对准死敌,甚至以为他们追随的将领与自己怀着相同的心思。了解我的只有马儿——这种生灵对邪恶有着天生的敏感,它知道被称为“Kano”的那个诺多与他的兄长之...

+

那什么,最近学习实在有点紧,什么都没更_(:зゝ∠)_

决定开一个60fo点梗,国庆的时候并着
之前的一点坑一起填了

所以说……大家来点梗啊!!!!!!尽量把想看的内容写详细一点就好啦⊙ω⊙

来嘛来嘛来嘛!如果能满五个就写五个~

【占tag十分抱歉~】

+

苦厄授我以冕【其一】


【Makalaure视角所看到的Maedhros和他的城市】

————————————

  这一夜我沉在梦中,睡得比以往任何一个夜晚都安宁;很远的地方似乎传来篝火噼里啪啦的爆响,啤酒花沿着杯壁一路满上又顺着杯口淌下去,落入窸窣作响的草地。但这些惊扰不到一位流浪者的梦境了。

  因此,不知多久后我听到野狼低低的嗥叫声,恍然间以为那是Huan在嬉闹,泰尔佩瑞安的银光远远闪烁。梦醒了。

  Maitimo点的篝火不安地跳动着,与他回头望向我时熔浆映在铁灰眼睛里的火光相比燃得更烈。

  一颗归于地心,一颗归于天空。

  三姐妹中仅剩的一个用...

+

【团子的烦恼】

Arakano:我没有这么怂的二哥

文不适合七夕。于是决定过了今天再发_(:зゝ∠)_
一点小糖,不好吃……

+

调了色温和没调色温

还是大梅好〒▽〒【自动忽略诸多bug】

+

黄金鹿Ⅳ

哈烈丝和卡兰希尔的故事
编不下去了让我缓缓😂😂

————————————

  “如果魔苟斯从这里进攻,你们将毫无察觉,直到半兽人割开族人的喉咙。那时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必定来势汹汹并且早有准备,”手指滑过东边的山脉,停在一个缺口上,“夜晚不会给黑暗的造物带来麻烦,但人类受到的影响将不可预计。他无法跨过林顿山脉,他的属下有的是办法。”

  众人的目光随着指尖移动,牢牢盯住地图损坏的一角。

  Caranthir敲了敲那片空缺的羊皮纸:“按照我们完整的地图来看,林顿山脉断在这里,对半兽人来说是个不错的切入点……您的图纸太老旧了。”

  “祖辈传下来...

+

一个满是bug的哈烈丝_(:зゝ∠)_

分别是调过色温的和没调色温的

+

黄金鹿Ⅲ

哈烈丝和卡兰希尔的故事

超短

明明是他们的故事为什么哈妹子出场那么少我也很费解啊【怒掀桌】

下一章就是哈柯南和卡柯南联手打败蘑菇了(怎么可能)



  他在奔跑。愤怒燃烧着,沸腾的海水淹没荆棘和虬枝,辉煌的灯火在脚后坍塌。古老的城市!它像一头囚笼里挣扎的困兽,在巨大的滚轮下化为烟尘。壁画一片一片地剥落,露出海边岩石一般的高大石壁,玻璃轰然炸裂,海风卷着血腥味从神色悲悯的维丽胸前冲进来,无数缕光线踏着浮动的尘埃。

  狂热的人群把他推向黑暗更深处,仿佛这是盛大的晚宴。他们脚下,银白色的月光中涌出猩红的血液。洪亮的钟声和战鼓撕碎黑暗...

+

黄金鹿Ⅱ

黄金鹿Ⅰ


“……我们用从前锻造一把匕首的时间来打理一片领土,正如沙葛里安的小树,它用雕刻剑格花纹的时间使枝叶繁茂;对于诺多来说,即使生命无限趋近于永恒,我们拥有的也远远小于所探求的……”

  橘红的火焰猝然腾起,转瞬间草籽被热浪推向深蓝色的天空;它只在风里颤了一下,便随着“啪”的轻响爆裂开。酒瓶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比起其他领主的领地,沙葛里安虽然资源富足,位置却偏僻空旷,难得有这么盛大的晚会。

  “再次感谢我们可敬的朋友为宴会带来两头母鹿。别再浪费时间了——为了沙葛里安和伟大的联盟……”

  “请让一下,各位。...

+

黄金鹿Ⅰ

属于哈烈丝和卡兰希尔的故事

小短篇


 阿尔达的夏天来得很快。这是毋容置疑的,在永恒的冬季到来之前,生活在太阳底下的精灵们经历过无数个难忘的夏天。

  难忘,而且平庸。

  我们这位脾气暴躁的领主大人则坚决反对这一说法,他曾公开表示:“愚人眼里的一切都是平庸的,可沙葛里安的夏天却大有用处,特别是在和矮人们打交道这方面。”那正是春暮,希斯路姆至高王的庭院里新栽的小树很早就向地面投射出夏天的影子,可平原上只有一堆堆矮脚草和结实的黄土。

  待到第十年夏天来临,沙葛里安已然富庶得难以想象,它几乎成为东贝烈瑞...

+

瞎扯 其二

《双城记》里的西德尼·卡顿好苏好苏好苏!!!狄更斯也是发刀的好手呀〒▽〒看到最后西德尼在断头台前背诵的祷文瞬间就泪目。

“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不死。”

在悲惨的年代中有无数像他这样的无辜者死在吉萝亭的刀下,这是黎明之前的时代,但在光明到来前,这个国家的人民将从黑暗走向另一个泯灭人性的深渊。新的压迫者从被他们打倒的旧压迫者的坟墓中站起来,经历的苦难已经将他们的灵魂压进地狱。会有更多德法尔热夫人,她们目中无人地践踏法律,以暴制暴,把自己塑造成更恐怖的统治者。

借用罗兰夫人的名言:自由啊,多少罪恶假你之名!

但也还有更多...

+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