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七日谈Ⅴ

第一人称视角

关于曼督斯大殿的鬼魂们,不同的视角有不同的故事

啊我太喜欢小白了


第五日 图尔贡

 

嗯。Aredhel……Irisse,我的妹妹。

 

这件事我很久以前就提过,然后人们把它当做一个痛失爱人的城主的臆想;不久后我又一次提到,领主们认为这是由于我过度悲伤。我现在是第三次向你们描述,开始怀疑它到底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还是我的记忆和感受联手营造出来的错觉。我很早之前就见过Irisse。

 

……

 

不要笑!

 

我能立刻说出那片山毛榉林,在远离至高王宫的南方平原,与塔尼魁提尔接壤的湖泊。...

+

七日谈Ⅳ

第一人称视角

关于曼督斯大殿的鬼魂们,不同的视角有不同的故事

画风突变预警以下全文仅代表老五的观点,与作者的个人立场无关【逃

第四日库茹芬


天才有很多种。


在某个领域具有过人的天赋,比如MakalaureKanafinwe。他的音乐所到之处盛开百花,传不到的地方则产生质疑和轻蔑;即使所有人都听过对他的盛誉,也只能从他的音乐了解到他的天才。


另外一种是Feanaro,与他交谈过的人少,听闻他声名者多。人们从连续不断的谣言里认识他、厌弃他、诅咒他,爱他的人为他献上一切,更多的恨之入骨。他的天赋来自灵魂之火,爱他的人无法助长他的火焰,恨...

+

七日谈Ⅲ

第一人称视角

关于曼督斯大殿的鬼魂们,不同的视角有不同的故事

不OOC是不可能不OOC的,这辈子也不可能不OOC的


第三日.芬巩


我就知道,轮到我抽签,一定得抽到Maitimo。说实话我现在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巧合了。


你们别都忙着纠正啊,我觉得Irisse的建议很不错;选种酒,绕着小桌子坐下……没有桌子也行。曼督斯还是太吝啬——【消音】


啊……难题。我发誓比Irisse抽到的难一百倍。所以,我最后确定一下,真的没人愿意跟我交换么?


……


好。Maitimo就Maitimo。要是我...

+

七日谈Ⅱ

第一人称视角

关于曼督斯大殿的鬼魂们,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故事

不OOC是不可能不OOC的,这辈子也不可能不OOC的

我突然Get到熊总有多么苏了!!麻耶为什么现在才明白

第二日.梅斯罗斯


我抽到了Nolofinwe陛下。


……谢谢,Findekano,真的不需要交换,形容自己的感觉不是很好。


我习惯从后往前讲……“喜欢”,感谢纠正,Findo。骤火之战,其实我一直感到费解,我们都知道这并非一场全盘皆输的战役。得知那个消息的时候,我们手里还有剑,头顶上Varda的星光也未熄灭,我们拥有时间;我不知道Nolofinwe...

+

七日谈

第一人称视角

关于曼督斯大殿的鬼魂们,不同的视角有不同的故事

不OOC是不可能不OOC的,这辈子也不可能不OOC的

第一日.阿瑞蒂尔

 

这样的主题真叫人不愉快。

 

大家对礼貌的要求越来越低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围成圈儿坐下来,各自选一种酒,好好说一说自己的故事呢?

 

……我们现在都是没有形体的鬼魂啦。是啊,我一不留神就会忘记这个。

 

让我形容我的哥哥,真是个巨大的难题。我宁愿花一整张羊皮纸写我遇到过的小动物,或者像鹦鹉一样复述每天的早餐、午餐、下午茶和晚餐——我不反对这个被人类叫做日记的游戏——也不想来评价Findekano...

+

Landing Ⅱ

LandingⅠ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乱七八糟玩意儿【绝望摊平.JPG【

伪乌托邦AU


“把车窗打开。”Feanor发话。


他刚刚摆脱外套,马上发现自己的衬衫上也粘了劣质烟草的气味。Fingolfin心情不错地开了车载音乐,一手扶住方向盘,另一只手探去拯救自己那件快被副驾扔到车窗外的风衣。“口袋里有柠檬,自己拿。”


Feanor带着点火气去搜他的身,最后摸出一袋装在密封盒里的柠檬片。“你怎么不随身带着一台过滤器呢?”他讥讽地说,粗鲁地把柠檬汁挤在喷瓶里。橘猫趴在他腿上准备接着打瞌睡,闻到酸味浑身一激灵。...


+

LandingⅠ

FF无差

之前的伪乌托邦脑洞试水

力图苏男神结果失败的非典型案例xx

  他踏进电梯的时候,还有雨水不断沿着天井向楼底滑去。标准时下午五点五十五分,天还没黑透,不过探照灯已经全部亮起,正威严地扫视着城内庞大的建筑物,以及它们头顶的一小片云层。

  大概没有人愿意在戒严日的雨天外出,楼里十分空旷。Feanor咬了一根烟卷,在手指间蹭了两下,百无聊赖似的四面打量着电梯轿厢。橙色指示灯一层层地飞速闪过,探照灯的强光在这间上升的室外电梯上停了一会儿,这导致灰色厢壁上面开的那块长方形玻璃看上去像过曝的高糊影片。

  他扯...

+

伪乌托邦的一个小片段

【很可能没时间写下去所以——【咸鱼摊平.jpg【

————

A.

  “只要三秒钟,一切都是您的。”Fingolfin按住那张印有蓝色纹章的薄纸,和文件夹一起慢慢地推向对方,“私以为这个决定很容易做。”

  对面的年轻人瞥了眼支票上的数字,吃惊地倒吸了一口气。“嗯……”他清了清嗓子,磕磕绊绊地说,“这确实,嗯,很有诱惑力……但我不该答应您,它违反——”

  “您的职业道德?”Fingolfin戏剧性地扬起一边眉毛,“闻所未闻啊,先生。”

  “希望您明白您在说什么,”年轻医师看上去被激怒了,“您有最高权限,没错。但只要...

+

老四和哈烈丝的定妆照×

+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