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死在数学上的高一狗

寒暑假不定期出现

Landing Ⅱ

LandingⅠ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乱七八糟玩意儿【绝望摊平.JPG【

伪乌托邦AU


“把车窗打开。”Feanor发话。


他刚刚摆脱外套,马上发现自己的衬衫上也粘了劣质烟草的气味。Fingolfin心情不错地开了车载音乐,一手扶住方向盘,另一只手探去拯救自己那件快被副驾扔到车窗外的风衣。“口袋里有柠檬,自己拿。”


Feanor带着点火气去搜他的身,最后摸出一袋装在密封盒里的柠檬片。“你怎么不随身带着一台过滤器呢?”他讥讽地说,粗鲁地把柠檬汁挤在喷瓶里。橘猫趴在他腿上准备接着打瞌睡,闻到酸味浑身一激灵。...


+

LandingⅠ

FF无差

之前的伪乌托邦脑洞试水

力图苏男神结果失败的非典型案例xx

  他踏进电梯的时候,还有雨水不断沿着天井向楼底滑去。标准时下午五点五十五分,天还没黑透,不过探照灯已经全部亮起,正威严地扫视着城内庞大的建筑物,以及它们头顶的一小片云层。

  大概没有人愿意在戒严日的雨天外出,楼里十分空旷。Feanor咬了一根烟卷,在手指间蹭了两下,百无聊赖似的四面打量着电梯轿厢。橙色指示灯一层层地飞速闪过,探照灯的强光在这间上升的室外电梯上停了一会儿,这导致灰色厢壁上面开的那块长方形玻璃看上去像过曝的高糊影片。

  他扯...

+

伪乌托邦的一个小片段

【很可能没时间写下去所以——【咸鱼摊平.jpg【

————

A.

  “只要三秒钟,一切都是您的。”Fingolfin按住那张印有蓝色纹章的薄纸,和文件夹一起慢慢地推向对方,“私以为这个决定很容易做。”

  对面的年轻人瞥了眼支票上的数字,吃惊地倒吸了一口气。“嗯……”他清了清嗓子,磕磕绊绊地说,“这确实,嗯,很有诱惑力……但我不该答应您,它违反——”

  “您的职业道德?”Fingolfin戏剧性地扬起一边眉毛,“闻所未闻啊,先生。”

  “希望您明白您在说什么,”年轻医师看上去被激怒了,“您有最高权限,没错。但只要...

+

老四和哈烈丝的定妆照×

+

Feanaro·软体稳定得一批并向你微笑·Curufinwe

Arakano·今天也在对兄长biubiubiu·Nolofinwe

+

黄金鹿Ⅵ【完】

忽然发现这篇还没写完的填坑系列
黄金鹿Ⅴ
————————

  Caranthir没有想到他们的下一次见面到来得如此突然。

  副官冲进来报告的时候他还在给长兄写信,被那大嗓门吓了一跳的墨水啪嗒滴在信纸上,正好淹没了“相安无事”的官腔。事实证明,随随便便立Flag是会遭奥克劈的。

  一开始他还不太着急,如果是大规模袭击沙葛里安会更早得到消息。不过一切都有意外,永远如此。队伍接近哈拉丁人聚居族落的路上他们慢慢觉出端倪,听上去奥克的数目似乎远占上风。

  这是个难以想象的纰漏。

  兵器相接声越来越近,他们听到凶狠的咆哮,分辨不出属于男人还...

+

三芬×小天鹅

+

一只超低马尾诺婶

+

【Finduilas中心】疯玫瑰

尝试了魔幻现实主义风格emmm然而并没有成功 

有私设!【当然也有ooc


 

“……他很英勇,也十分智慧;只是那一次,人们说怒火和绝望将他笼罩,让他如同一颗燃烧的星辰,朝必将陨落的命运发出挑战。在——”她的声音颤了一下,继续读道,“在黑门前,他七次重创了……”

 

宫殿发出轰鸣,承重柱裂开一道丑陋的伤口。大厅剧烈地震动,他们头顶的玻璃陡然炸碎,坠落的石块在彩色线条中闪光,Finduilas的声音就像是灰尘飘散在空气里。她蹲在倒塌的横梁后面,怀里陌生的孩子拉了拉她的裙摆。“公主?”

 

Finduilas从那张书页里抬头,脸上带着...

+

诺多、迈雅和提力安<其二>

后来我才明白,开始做一件事的时候,这件事的结局已经或远或近地炯视着我。*


Olorin把面包篮和用作下午茶的点心交给Nerdanel夫人,趁他们两个交谈的时候,我分神打量这座奇特的建筑。用奇特来形容毫不为过——它是完完全全对称的,包括屋檐的角度,承重柱上浮雕的每一条花纹和地板石料的肌理,我不敢想象创作者花了多久来寻找打磨这些原料;如果把对称作为评判的唯一标准,它无疑可以算作完美。


但它显得过于沉重了,并因此有些呆板,显然和旧王庭立柱的纹样风格不同。


“麻烦您亲自跑来跑去真不好意思,”我听见她说,“可是这些旧东西实在太重了,我想还是应该自己走一趟。”


“您不...

+

诺多、迈雅和提力安<其一>

Elrond POV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拜访了Nerdanel夫人。


刚到阿门洲时我还很悠闲。和在中洲是不同的,有时候你绞尽脑汁都想不到什么烦心事,您或许时常会有这样的感觉,就连阿尔玟的离开似乎都变得可以接受了。正如那位伟大的诺多诗人的音乐那样,提力安古老又年轻;你如果每天看着太阳升起,月亮落下,是不会在意时间流逝的。


我无法形容提力安,总之——“它比想象更有魅力。”


显然这句话正出自Makalaure之口,它完全正确。不过Bilbo似乎更喜欢维利玛,他在那里过得很轻松,每天唱唱歌,写写诗,凡雅们都喜欢这位老...

+

Sigh

一把非常非常非常短的刀的片段。

没错,是刀。

以后有可能会补完×

三芬×小天鹅

————————

  与离开时的喧闹不同,现在蒙福之地前所未有地沉寂着。

  蒙福之地、蒙福之地。兄长的声音不期然回荡起来。

  “他是对的。没有永恒的乐园。”

  就像不起眼的火苗瞬间吞噬了树林,黑暗和暴乱降落之快超出所有人的预料——包括大能者。不过瞬息之间,燎原之火气势汹汹席卷而来,所到之处只余枯木,欢笑荡然无存。他慢慢踏进宫殿,彩带七零八落地垂挂在门帘上,在经过时悲泣般震颤起来。到处是粘稠的黑暗,星星惨淡地发出一点光,几乎要从天空...

+

天鹅湖

@Princess Sally 甩莉点的三芬×小天鹅芭蕾舞者AU出锅啦

点梗还完了,拖了那么久还这么短什么的太抱歉了×

————————————

01.

  练功房开着灯。

  跳跃,落地。小踢腿。

  现在还很安静,上午五点,城市还未完全醒来。车流是永不停止的,红绿灯从红色变成绿色,公交车在鸣笛。Earwen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看见映着远处灯火的自己的脸,她深吸一口气。

  三十二次旋转。

  空气流动,她看见温柔明亮的灯光,世界在旋转,世界升腾起来。绿灯进入倒数,几秒了?黄灯一闪、一闪——三秒,或者更多...

+

震惊——!维林诺野鸡惨遭灭族!

丧心病狂地送来点梗×真的不晓得春天还能打什么了2333

从来搞不清被烧死的到底是Pityo还是Telvo的我求助维基百科之后得到的结论仍然是无法判断被烧死的到底是Pityo还是Telvo,于是选择了Pityo。

@Elenar 您的维林诺酸甜苦辣小咸饼出炉!没有bug不要钱!

Pityafinwe POV

————————————

  如果您已经认识到,次生子们总是对死者多了种莫名其妙的宽容,您一点儿也不用奇怪。实不相瞒,我们在这方面还是非常相似的。

  啊啊——请允许我这样故弄玄虚吧!我太无聊啦。

  很不可思议,对不对?但事实就是,我...

+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