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回归15

梗题15 硝烟味

一个费吹代表的非正式演讲

Nelyafinwe POV

还是超短(绝望躺平

——————————————

  我出生在一个…安全、温柔、富有创造性的家庭中,那是从记事起就对我的命运进行塑造的地方,是蒙福之地繁盛的标志,也是后来一切悲哀与不幸、爱和绝望的起源——作为一个普通的诺多,我这么说。

  但是,用另一个身份来看,上述论点并不正确。我们制造了许多不幸,给无辜的百姓带来不可弥补的创痛,确实是这样;但这都是为了反对艾尔达共同的仇敌,为了打退一切腐朽与邪恶,为了捍卫我们的尊严和应有的权利:我们发动战争——我以Maedhros的名义这样向你们陈述。然而不只是诺多公民和Maedhros这么简单,我还是Findekano的Maitimo,红头发的Rossandol,我弟弟们的Nelyo。如果你要问,诸如“为什么叛离大能者的意志,仅仅为了三颗宝石而大开杀戒”此类的问题,你得到的回答一定是:“因为我是Nelyafinwe。因为我们的父亲,他是费雅纳罗,而我们爱他。”

  很多人根据我们后来的所作所为断定,我的家族充斥着暴力和硝烟味。恕我直言,这是毫无依据的错误论断,对我的家人也很不公平。他们这么说,是因为其中没有一个经历过最灿烂的年代。但是我,以及所有追随着我的家族来到中洲的族人们,都不会忘记曾经存在过一段尚未被硝烟玷污的时期:Feanaro与他的半血弟弟孩子气的明争暗抢,从第一家族的工坊中传出的永远是乒乒乓乓的捶打声,一颗又一颗宝石从这里诞生,没过多久就会出现在Findarato或是Arakano的袖扣上,也有可能是金发堂叔家唯一的女儿亲自敲响厚重的木门,希望为戒指切割出最漂亮的截面。

  你明白了?正因为我的家族中光明与温暖的存在,茜玛丽尔不只是独一无二的瑰宝那样简单,它们是Feanaro的灵魂,是他生命中所有美好的象征。因而我们追随他,尽一切可能修补破碎的灵魂,因为对于火之魂魄的孩子们,Feanaro才是真正无可比拟的举世珍宝,是我们心灵的归属。我们发动战争,为了追回那段不再复返的时光。

  但我从不否认,亲族之间的战争是错误的。我们不可避免地回到了这个问题上:硝烟。如果说我的家族心向光明,为什么会成为后来灾祸的源头呢?

  诸位,你们要知道,一切不幸都不会是毫无根据、毫无预兆的;如果你们要指责Feanaro过于强盛的创造力,为什么不先为大能者的无能感到不耻?换句话说,人们怎么能因为一个创造者为蒙福之地带来不能承受的巨大光辉而对他横加苛责?我用两个问句来回答你们的疑惑。当然,如果你们从中读出了咄咄逼人的恶意,那只是因为我将你们的疑惑理解为另一种苛责。

  在我们看来,Feanaro是创造家、工匠、语言学家;作为朋友,他不会是个好的人选,他的性格太锐利,在很多场合都扮演着一个决策者的形象。但你们知道,他可以是一个多么优秀的丈夫和父亲吗?我很多次为自己打着父亲的旗号向亲族发起战争而羞愧,直到现在也是这样。但大多数统帅打仗的理由都来自美好的回忆或是憧憬,我并不例外。朋友们,我向你们要求一点,那就是当你们所信任的统领做出不被认同的决定时,无论是否追随,都一定要理解他;你们可能不会知道,这对他来说具有非常非常重要的意义。在此,我可以坦然地说:当做出不利于百姓的决定时,占领我头脑的只会是年轻时的Feanaro和母亲,他们坐在蔓榕树巨大的树荫里制作想象中将来即将拥有的孩子的塑像,母亲神秘地向Curvo展示她少女时期沸腾的梦想;Makalaure懒洋洋地地削平竖琴共鸣板的杉木。那是没有硝烟的回忆,因此在硝烟四起的年代显得更可宝贵;我们的每一次出战,是为了让没有硝烟的时代继续下去。

  但追随该结束了。

  从你们的眼睛里我看不见火焰,只有盲目且没有尽头的服从;而你们本该是自由的。既然这样,我将自由还给你们,诅咒的阴影很快会在忏悔中褪去,从今往后不再有不义的战斗。走向过去吧,我的朋友!不要害怕拥抱命运,那是你们的归宿。我也将走向我的命运了,或许要离开很久很久……可谁又能说得准呢?连儒米尔这样的智者都不能论定,茜玛丽尔究竟会不会用它往昔的光彩迎接我们。

  我最后一次作出保证:从今往后不再会有不义的战争。就这样吧,你们的战争已经结束,无需再听这垂暮之年的老人一般的唠叨。

  至于剩下的两颗珍宝,那是我们的誓言,我们的罪恶,我们灵魂的归依。为了追回它,我们在所不惜。

End

——————————

帮大梅总结一下:我爸是Feanaro

评论(6)
热度(25)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