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德芙与苏格兰威士忌

- 再不吃点甜食就要被刀捅死了
- 现代AU,超短,ooc
- 非传统意义上的费诺里安全员向
- 联动http://sweetsoup.lofter.com/post/1e4d8e26_cf0890d 和http://sweetsoup.lofter.com/post/1e4d8e26_d17898d
——————————————

  今晚的夜色很明净。

  他一路踏着月光走,手里晃晃悠悠地提着两个购物袋,心情鲜有地轻快起来。 “明天早上的三明治,正好有蓝莓、奶油、煎蛋、小番茄……唉,中午就只能用方便面忽悠他一下了,”他心想,“或者……开一瓶杜松子酒?”

  杜松子酒和番茄鸡蛋打卤面?Maglor一阵
恶寒,加快了脚步。“那留到晚上好了,”他对自己说,“万一Maitimo嫌香气太重倒也方便转给Turko喝。”

  可今晚太重要了。要不把酒橱的门提前打开?Maglor忍不住撇了撇嘴,立刻否定了这个烧钱的想法。算了,调一杯特基拉日出应景得很,再合适不过了。

  他转转手指上的门钥匙,哼起一首意大利民谣。走进大门的时候电梯刚要关上,一个小姑娘看见他,眼疾手快地按住开门键,让他三两步跑了进来。

  Maglor用指节敲亮15F,对她笑了笑:“晚上好,黛拉。”

  “晚上好啊。”小姑娘打量着他,“你这是从超市回来,还是又跑去哪个酒吧助场了?”

  “琴房回来的路上顺带买了明早的食材。”

  “嗯哼~你一人吃不了那么多吧?”黛拉对他眨眨眼睛,狡黠地说,“我也不是故意听到你屋子里说话的声音。”

  Maglor:???

  “有什么关系呀,我从不歧视的哟~”把头发剪成玛蒂尔达的姑娘摊开手表示无辜,“而且同性才是真爱嘛!”

  Maglor式懵逼×1

  电梯内安静了几秒,随后响起“叮”的提示音。

  “不是,昨天我的表……”

  “表兄,当然。”黛拉一边走出电梯,一边十分理解地点了点头,“那么,祝你拥有一个,不,许多个美好的夜晚!”她说完,再次冲黑发的邻居眨了下眼睛,砰地一声关上门。

  Maglor式懵逼×2

  他听见自己的大脑在尖叫,这误会大了!!你个十七岁的小姑娘脑子里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什么!?

  他拎着两个鼓鼓囊囊的购物袋在原地转了个圈,让受到刺激的心脏缓下来。对门的小姑娘人品还是不错的,就是平时脑子不太灵光,常常冒出一些奇思妙想。比如,Pityo和Telvo的红毛就是她干的,在某种意义上还挺合适。但有一次她嘻嘻哈哈地把阿拉斯加借走,拐到理发店去做了柔顺,送回来的时候他从狗脖子上找到一张卡片:Nelyo可以改名叫德芙。

  去他的纵享丝滑,后来雪橇犬每次见到黛拉都夹着尾巴走路。

  他把钥匙插进锁眼的时候莫名其妙地想到了去年买的一瓶苏格兰威士忌,Maglor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很快他就知道了原因。
 
  还没来得及旋转钥匙,公寓的门就吱呀一声朝外旋开;阿拉斯加雪橇犬用两只前爪扒拉着门把手,借力扑向主人。Maglor后退了半步,它又叼着裤腿把他往里拽,尾巴一个劲地在空气里打转。

  “Nelyo!”他威胁地瞪了阿拉斯加一眼,把手提袋往玄关上堆好,将西装裤从狗嘴里拯救出来,这才抬步走向客厅。

  酒柜的门敞开着,麦芽威士忌的烈性扑面而来。

  Maglor式懵逼×3,怒气值×1——

  ——“你大爷的Nelyafinwe!那可是我存着准备过年的苏格兰!——别再喂Turko了!!”

  一精一猫一狗同时抬头看他。“汪汪?”“喵喵喵?”“…kano?”

  Maglor怒气值Max——

  “我不是在喊你,愚蠢的德芙!滚去窝里待着Turko,你TM都醉成一条狗了!把Curvo拿开,它虽然是苏格兰折耳猫但这不代表它喝得了威士忌——Nelyafinwe!你要是再不放下那瓶没开的雷司令我就跟你决斗!!我!没!有!喊你,德!芙!”

  我什么都没干呀,毛发柔顺的阿拉斯加有点委屈。我又不叫德芙。

——————

  Nelyafinwe坐在餐桌边给面包片抹奶油。他从弟弟的盘子里移出一根骨头,放进阿拉斯加的碗里。

  看见Maglor慢吞吞地走过来,他又给雪橇犬倒了一半狗粮。“夏日之门快乐,Kano。”

  “……快乐。”

  他泡完速溶咖啡,死气沉沉地叼起兄长递过来的面包,趴在餐桌上抱怨:“十三瓶半。都是珍藏啊Maitimo!幸好你还没来得及开全,否则我一定会比你跳进地心那天更恨你。”

  Nelyafinwe扬起眉毛,说自己没有那么小气的弟弟。Maglor磨了磨牙齿。

  门铃响了,他死气沉沉地咬着面包去开门。

  Nelyafinwe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给Curvo和两只红毛倒了点猫粮。“吃完后去看看Turko。”他低下头对阿拉斯加说。德芙冲他亮出白晃晃的尖牙。

  这时候玄关出传来Maglor的声音:“我说了,我!真的!不在上面!!”

  三猫一狗竖起耳朵,Nelyafinwe的表情瞬间复杂起来。

  Maglor式懵逼,Max.

End
——————————

所有酒名都是问度娘的。

评论(6)
热度(14)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