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黄金鹿Ⅱ

黄金鹿Ⅰ


“……我们用从前锻造一把匕首的时间来打理一片领土,正如沙葛里安的小树,它用雕刻剑格花纹的时间使枝叶繁茂;对于诺多来说,即使生命无限趋近于永恒,我们拥有的也远远小于所探求的……”

  橘红的火焰猝然腾起,转瞬间草籽被热浪推向深蓝色的天空;它只在风里颤了一下,便随着“啪”的轻响爆裂开。酒瓶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比起其他领主的领地,沙葛里安虽然资源富足,位置却偏僻空旷,难得有这么盛大的晚会。

  “再次感谢我们可敬的朋友为宴会带来两头母鹿。别再浪费时间了——为了沙葛里安和伟大的联盟……”

  “请让一下,各位。劳驾……请让一下!”女精灵高高举着一只木质的大托盘,从人群里挤出来。

  她把托盘砸进铺着一堆金发的草地里,自己也毫不客气地坐下,“你怎么不过去喝酒了?”

  金灿灿的头发里冒出两只眼睛,瞥她一眼。

  “Brethil?”

  “…别烦,”那声音有气无力地从草丛间传出,“我没脸见人。”

  女精灵挑出一只色泽鲜艳的苹果——为了这次宴会,特地从苹果盛产地希姆凛运来的——一口咬了下去。“真不愧是Morifinwe殿下……你沮丧个什么劲呀,Kalatir自愿替下你的时候你不也挺开心的?”

Brethilion猛地坐起来: “你个笨蛋——嘶!”她赶紧把果盘移开。“我们那时都以为你是今晚倒霉的守卫之一呢!”

  “我可不想整晚和他待在一起,”女精灵狡黠地眨眨眼,“这样太没意思啦。”

  “…受不了你们。”

  他给自己开了瓶新酒。晚风早已和水果甜酒一起在泉水里浸得冰凉,朝他们吹来时夹杂着湿润的柠檬味;还有从最大的那堆篝火边传过来的粗鲁的笑声。“我不喜欢他们,那些长毛的矮人。精明还吝啬,一分钱都得讨价还价;跟他们做生意也太不痛快了。”她拧紧了眉毛,在湿毛巾上随意擦着手。

  Brethilion撇撇嘴,“我看领主才是真精明。你等着吧,我打赌这些小矮人回到老家的时候连半分钱都不会剩下。”

  没等女精灵反驳,那边又是一阵笑。听上去比刚才更响亮,也更让人讨厌;中间还夹杂了惊天动地的呼噜声。

  酒瓶和不知从哪里滚落的珠宝一齐砸在草甸上,碎得满地都是。

  有几个孩子注意到了,他们嬉笑着跑过去把碎片拢起来,边跑边往天上抛;足以令任何一条贪婪的龙熄灭火焰的宝石在夜色里翻滚,透过金色的火焰亮晶晶地闪光。它们落地时发出的微小动静惊扰了一些陷入梦境的精灵,但他们睡眼朦胧地张望一圈,便又躺回Irmo亲手编织的抹着甜美糖浆的巨网中去。

  这样的场景还能持续多久?几十年或是几百年,没人说得清。此时,无论是首生子女还是后来者之后的矮人们,都只是一个接一个快乐地举起酒杯,那里面雕琢的八芒星被血红的葡萄酒浸泡着,却仍然熠熠生辉。

  他站起来向人群走去,领主在那群小矮子的包围中灌下了大半桶酒,摇摇晃晃地勾着其中一个把胡子编成麻花的矮人肩膀;Brethilion担心他一激动就会说出些不合适的话来。

 “说得对,沙葛里安的领主!”麻花胡子矮人大声嚷嚷,“现在就是做生意的好时候!管他奶奶个熊的黑暗君王,先赚他两袋金子!……敬伟大的——奥嗝…奥力!”他粗鲁地打了个嗝,导致仰头喝酒时有点用力过猛,棕色的胡子都快染红了,而他的族人纷纷效仿,将啤酒杯扣在乱蓬蓬的脑袋上。

  Caranthir不觉露出醉醺醺的笑容,一口气喝光了葡萄酒,向所有的精灵和矮人们举杯示意。

  他们立刻欢呼起来,也不知在庆祝什么,很快把注意力转移到更有趣的东西上。矮人完全沉浸在对他们的创造之神致敬这件事里,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噜声的,也被吵闹惊醒。

  等Brethilion回过神,早就不见了Caranthir的影子。

  在夏天——尤其是今年这样的盛夏——刚舀出的泉水极受欢迎,精灵们大多用它来冰镇新鲜的水果;因此Caranthir一头扎进去的时候,被迎面扑来的酸柠檬味呛了口水。

  就算魔苟斯被逐出维拉的队伍,也终归与曼威同源,绝不会因一次战败而善罢甘休;他在很长的时间内都没有什么大动静,往往意味着更大的阴谋。他想起下午那片令人难以置信的墓地——巡逻队直到三天前才为了置办宴会食材离开,短短时间竟冒出成千朵黑暗里爬出来的枯花。如果魔苟斯真把矛头对准了这边,日夜守望的希姆凛应该会传来消息。

  他盯着一串串细密的气泡,用魔苟斯洗脑袋果然比冰水管用多了。风又开始穿梭在树木与树木之间,让他暂时远离了吵闹的晚宴,但烤肉香气不依不饶地追着上升的暖流。

  他将鼻尖凑近水面,听见浓绿的叶子在寂静中相互摩挲,发出衣摆相碰的轻柔声响;还有母鹿低声的呼吸落在草地上,越来越远。可怜的矮人,他们离开的时候只能带走一些不完美的黄金。过了最热的一段时间,或者还要等到初秋,开采的第一批秘银可以拿出去……

  … …

 等等…越来越远?!

  Caranthir猛然回头,一捆麻绳孤零零地系在树干上,随晚风晃悠着。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想到,那不是风吹树叶,还真是衣服布料的摩擦声。

  这倒奇怪,什么时候奥克竟有胆子偷猎到精灵的地盘上来了?

  他随手搅动水面,悄无声息地靠近,溅起的水花把剑鞘弹开的声音淹没在夜色里。一个优秀的商人,独自面对数量未知的敌人显然不太划算……可他实在手痒,砍几只奥克正好。大概难得遇到了两个长了脑子的,从他回头的那一刻开始没弄出任何响动,偶尔有矮人骂街一般的大笑隔着林子传来,帮他们打了掩护。敌暗我明,非常不利。

  Caranthir用剑尖挑起那捆绳子,皱了皱眉头。确实是原本矮人带来的那根,挺干净,对比在边界生长的焦黑的枯花,根本看不出被半兽人污染过样子。他于是把目光重新转向树林。

  在很久、很久以后,当他因为一片旋转落地的叶子而想起这件事,仍会忍不住笑出声来。那时他又变成了提理安的Morifinwe,距离现在已经过了无数个世纪,在固执的流浪者用完好无损的右手叩响木门的那一刻,他或许会突兀地想起一头脚踝上绑金线的母鹿,以及那藏在桦树叶下,却远在爱情之上的友谊;或许不会。

  而这位挑剔的商人眼中永不褪色的记忆,终于忍不住拨开一些树叶,探头探脑地朝外望去;正巧被Caranthir抓了个正着。

 “我说呢,”他皮笑肉不笑地抬起眉毛,把抽出一半的剑弹回剑鞘。“奥克斯哪敢偷猎到这儿来。”

  从桦树叶堆里冒出的脑袋被“唰”的声响一下,立刻往里缩回一寸,把窟窿重新用树叶堵上。

  Caranthir发出一声短促的冷哼,即使他听上去并不生气:“别说前阵子那几头见鬼的神鹿也是你们搞出来的……”

  “那是我们的鹿!”树叶说。淅淅嗦嗦地响了一阵,似乎有小动物在那里钻来钻去。

  “啧,这帮贪心又小气的矮人,送出的礼物还想收回吗。”他扬起声音,慢慢接近这堆会说话的树叶。

  它一下子炸了,腾地跳起来,指着黑发领主的鼻尖,桦树叶从它身上扑簌簌地落下:“我们才不是矮人!”

  大眼瞪小眼,一人一精双双愣住。

  “……是精灵?”

  “没胡子?”

  遥远又漫长的风总算趁着他们僵持的时间吹完了。Caranthir打量着跳出来的男孩,这才看出是个哈拉丁人,他棕褐色的头发里隐约闪烁着细碎的金光。但这次难得的晚宴没有邀请居住在沙葛里安的人类,看他的装束更像从东面来的,那里也有零散的居民。他们不购买珠宝,也心高气傲地不愿搬到南边一点接受诺多的帮助。

“你是个精灵老爷吗?”他说。

  居然是女的?Caranthir有点懵,可面前的“偷猎者”直勾勾地盯着他看,眼睛里的好奇几乎遮不住了。

  “诺多没有老爷这种说法,哈拉丁小孩。”他把剑挂回腰侧,凭着居高临下地优势,俯身从她的头发里挑出一缕金线,“现在都流行往头发里编金丝么?”

  “妈妈说你们长着尖尖的耳朵和锋利的牙齿,”女孩逐渐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问,“你们真的吃人呀?”

  “不吃!”Caranthir怒视着她,“没教养的哈拉丁小孩,你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

  “我不叫‘哈拉丁小孩’,精灵老爷,我是Haleth。如果你非要问……好吧,你可以问了。”

  领主磨了磨牙,自从红头发的双胞胎弟弟长大后,就再也没遇到过这么烦人,还一点儿也不懂礼貌的孩子。但是对女孩子发火是不对的。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抱起手臂:“我现在没什么想问了。”

 “那太好啦!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

  “就只有一个问题…一定不会打扰你太多时间的!我发…!”

 “真啰嗦。”Caranthir说,转过身看了看后面的空地,一个精灵正抱着酒坛子从那里跑过,“你说吧,回不回答是我的事。”

  “这不行!”她毫不犹豫地反对,“哎呀,你怎么这样小气!如果我都问了,你却不回答,不是很不公平吗?”

  ……遇到对手了。

  烤肉味远远飘来,他随即意识到女孩在拖延时间,又觉得好笑,要不是鹿已经被放跑了一阵子,再追也追不回来,他也根本没有耐心和小孩子说话呀。“哪里不公平?”他说,“你们居住在我的领地上,从来没有做成一笔交易,也没有能力守卫好边界;刚才还偷放我的猎物。难道算公平?”

  “你说谎!明明是哈拉丁人原本好好地住在这儿,莫名其妙被你们这群后来者赶到南边去了!况且它们不是你的猎物,有人亲眼看见是矮人把它们带了过来。”

  “行吧,Haleth,”他不耐烦了,“那是送给我们的礼物。按照你的年纪,多半是道听途说。”

  Haleth不甘示弱:“这么讲,你承认自己霸占了我们的领地?”

  闻言,Caranthir真有点恼火:“在我们到来之前,沙葛里安是一片无用的荒地!我们迁到这片土地,改造它而且为所有愿意接受的人提供保护。至于后来者,你怎么敢把诺多称为后来者?”

  “你连先来后到的道理都不懂!”

  “人类竟然骄傲到这种地步了?我们生活得远比你想象的更久远!”

  她瞪着眼睛:“别倚老卖老!你总扯到别的事情上去,按道理,谁后到谁就是后来者!怪不得他们说诺多精灵不怀好意。”

 “不怀好意!那就让好心的魔苟斯来统治这块地方,把桦树林变成一堆腐烂枯萎的花丛!让半兽人到这来烧杀抢掠,挖尽泥土,砍光树叶,污染泉水!”领主大怒,“你尽管去与他们为友!但现在我只关心,是谁暗地里败坏诺多的名声?”

  “你才和半兽人交朋友!”听他这么说,女孩也开始生气了,“没有谁败坏名声,都是你们自己惹出来的!你们跑到我们的家里随意抢东西,逼迫我们缴纳贡品的时候怎么没人想到名声!?”

  Caranthir愣了一下,“谁会没事干抢你们东西!我们还瞧不上……”

  Haleth冷哼:“看啊,提起这种事就抵赖!尖耳朵、长头发、黑皮肤,你可一样都没落下!”

  “你说谁黑!!”躺着中箭,Caranthir气到冒烟,“先不说你提到的事情完全是无中生有,现在要解决的不是公不公平……放走了我的鹿还有理!”

  “只有凶残的生物才舍得吃鹿!”

  他冷笑一声,刚想回嘴开战,却见自称Haleth的孩子后退一步;树枝断裂的脆响在安静的桦树林中显得过于清晰——远处,矮人们再次爆发出耿直的大笑。

  “Haldar,快出来!”

  话音未落,她身后一团树叶里迅速冒出另一个孩子,张牙舞爪地朝他扑过来。这回是个真正的肌肉结实的男孩儿,Caranthir来不及多做防备就被这重量砸倒,一屁股跌坐到地上。“没礼貌的……!”

  Haleth大声说:“你左我右!”

  “好!”

  孩子迅速跳起来,两人一前一后绕过他,就如同捕猎时那两头小鹿,动作敏捷地分头向南边跑去。女孩的声音穿过夏天茂密的叶子,暂且还不像很多年后他回忆起的那样带着水汽和柠檬味。她一边奔跑一边笑,用让人气得牙痒的语气喊道:“谢谢你的鹿,小气的精灵老爷!”

  他咬牙切齿,用力拍掉衣服上的灰尘。

  在某种程度上,双胞胎是比魔苟斯更恐怖的生物。不过就算损失了一头母鹿,今晚也不是全无收获。

  至少他终于想起,那个女孩——一如在上,她可一点不像个女孩——头发上的金线为什么过分眼熟了。

TBC

评论(14)
热度(31)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