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黄金鹿Ⅲ

哈烈丝和卡兰希尔的故事

超短

明明是他们的故事为什么哈妹子出场那么少我也很费解啊【怒掀桌】

下一章就是哈柯南和卡柯南联手打败蘑菇了(怎么可能)

黄金鹿Ⅱ

  他在奔跑。愤怒燃烧着,沸腾的海水淹没荆棘和虬枝,辉煌的灯火在脚后坍塌。古老的城市!它像一头囚笼里挣扎的困兽,在巨大的滚轮下化为烟尘。壁画一片一片地剥落,露出海边岩石一般的高大石壁,玻璃轰然炸裂,海风卷着血腥味从神色悲悯的维丽胸前冲进来,无数缕光线踏着浮动的尘埃。

  狂热的人群把他推向黑暗更深处,仿佛这是盛大的晚宴。他们脚下,银白色的月光中涌出猩红的血液。洪亮的钟声和战鼓撕碎黑暗中的罪行,一同敲响了七次,咚——咚——咚——咚——咚——咚——咚——!

  他握着剑,在它衰老的叹息里,剑柄上铭刻的八芒星深深地烙进了手心。有谁在身后拍了拍他的肩,他猝然回头一剑挥去:双生子的头颅落进满地尸骸。“精灵老爷……”他们咯咯地笑着,张开血盆大口:“MORIFINWE!!”

  然后他醒了。

  也许因为烈火燃烧散发的温度过于真实,沙葛里安的领主盯着房顶,好一会儿才从梦中回过神。

  从照进窗的光线判断,阿纳还没有升起。翻了个身,肩头压着一个铁皮箱。Caranthir忍住骂人的冲动。昨夜他倒头就睡,床上有什么都没注意,于是这只带着浓厚矮人风格的笨重箱子害他时隔一天才做了关于双胞胎的噩梦。

  巡逻一整天的领主略微思索,一把将它推出去,听见铁皮砸在地毯上的闷响后,心满意足地阖上眼。

  很好,这下没有双胞胎了。

 待下一次睁眼,阿纳仍然没有升起。他迅速地在大脑中顺了一遍今天的事务。

  收钱记账,巡逻官例行汇报,嗯…Kalatir似乎和Brethilionion换过班?给Maedhros写信,以及调查半兽人。默默地给最后一项打上勾,他披了外袍准备洗漱——过程中差点被箱子绊倒——神清气爽地到门口吹风。

  “早上好,殿下!”晨跑路过的精灵跟他打招呼,“您起得可真早!”

  Caranthir花了一秒在脑海中找出他的名字,答道:“早上好,Coron。跑完步去处理……和另一个小队长吵起来的事。”

  “是。”他说,立刻跑远了。

  这时起了浓雾,把远处绵延的山脉隐藏进乳白色的空气里,天空显得过于苍白了;不过很快,阿纳从看不见的大海彼岸起航,他完成了三四段与上述类似的对话后,一团灰蒙蒙的薄云边缘淌出蜜橘色的阳光。

  又是一天,他想,转身去打开铁皮箱。

——————
  队伍在空地上集合。

  枣红色的良驹兴奋地甩着尾巴,垂下头来亲吻主人的手。Caranthir拍拍它的脑袋,转身面对五双望着他的眼睛。

  “我们是去打听情况的,”他说,“不要蹭吃蹭喝,也不要说很冷的笑话……不要争抢!”

  这话他们听了无数遍,若不是由领主来重复,底下早就笑成了一团。

  希望别遇到那两个倒霉孩子,他心想,不知为何隐约有种不安在心底扩散:愿不是来自Morgoth。但他对此行产生了奇妙的预感,与被某些堂亲称为预知的不同,那只是凭借三百多年经历锻炼出的直觉,也许和那些枯花有关。

  马儿早就等不及要出发了。

  精灵不常涉足南边森林,哈拉丁人居住在沙葛里安是被默许的。诺多精灵第一次到达沙葛里安时,这些人类没有欢迎风尘仆仆、满心疲惫的旅客。他们按自己的习惯生活,精灵们则忙着开垦土地,十多年来互不干涉。

  人类和精灵本就很少相互打扰,除去纳入梅斯罗斯联盟的族群,他更愿意和矮人往来。但既然诺多的声誉有受到败坏的嫌疑,这趟行程在所难免。

  “我没来过人类的地盘。”Brethilion跟在他后面,“Kalatir不来看看美丽的姑娘太可惜了…不过他恐怕正沉浸在美好的爱情之中呢。”

  “他和Annel打小就在一起,这破事谁不知道。”

  精灵们大笑。

  他们经过这丛茂密湿润的桦树林,夏天没有给花草留下任何痕迹。尤其是白色的小花,Caranthir前天晚上过来时并不显眼,到了白昼便像落入了闪烁的金光;要是Turko在,准能说出花的名字。

  由于不急着赶路,他们得以看到阿纳的光芒在出发半个小时后完全展现,一团耀眼的云像绽放红色花朵的色瑞刚草,清晨的浓雾退去后,天空如同湛蓝的宝石。他想起以前在澳阔泷迪港口看到的海面:当泰尔佩瑞安收敛银色的雨滴,劳瑞林的光芒初亮,天鹅船笼罩在微光朦胧的水雾中,白帆映照着金色的火焰,一同沉进明亮的海底,而歌声才刚刚开始——明霓国斯之瑰丽不过如此罢了。

  两天来再次回忆往事,真是奇特的经历,他揉揉眉心,不觉有些疲惫。时间啊,他几乎像个后来者中最年长的老人那样思维迟缓了。

  六个精灵在阿纳升起后的两个小时内到达哈拉丁人的家园,他们原本预计要花上一整天的时间,因为这些人类没有首领,也不是群居,想找出具有可靠消息的人得费很大功夫。

  但照现在的情况来看……

  “前阵子那伙强盗?”年轻女人高高地扬起眉毛,她把湿衣服搭在手臂上,抬起肩膀擦汗,“一群模样丑陋的疯子,挨家挨户闯进去砸家具。”

  不错,到这里又变成了“模样丑陋”的“疯子”。“是什么样的疯子?”Brethilion问。

  “他们说自己是诺多精灵。”

  Caranthir从他们身后走出来,一手在背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打搅您了……您还记得那些人都长什么样吗?”他说,恰到好处地露出抱歉的神色,“我们领主正追查他们的行踪。”

  “哟,您要问具体的长相我可不清楚了。我当时正巧不在家,只听人说有长头发黑皮肤的怪物来打劫,等我拎起棍子冲回来,那伙强盗已经被首领赶跑啦!”她摇摇头,建议道,“您可以去他家打听打听。”

  精灵们面面相觑。Brethilion还想说些什么,被领主打断了。

  “我们愿意去拜访他,美丽的夫人。”Caranthir微笑道,“要是您能为我们指路就太好了。”

  “我哪是什么夫人呀。瞧!”女人有些不好意思,放下手里的活儿指给他们看,“在河边上,很好找的。真希望能帮到您。”

  一行人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葛里安河的分支从群落中央穿过,河岸雾气弥漫,以他们的视力能一眼望见波光粼粼的河面,无数个太阳在水花中跳跃。一幢简陋的小木屋就立在水汽里。

  “感谢您,夫人!愿星光照耀您的前路。”他冲女人颔首致意,飞身上马,带着因领主变脸太快而难以适应的精灵们扬长而去。

——————

  他们在离河岸十多米的地方停下来,让马儿到附近的树荫下休息。正巧有鹿在树下休息,这时都把目光集中在陌生人身上;它们没露出一点儿警惕的样子,似乎认定来者无害,慢悠悠地趴在阴影里。

 “愿星光照耀您的前路!”Coron摇着头,“只有辛达才这样祝福。您刚才的语气活像小Curufinwe殿下。”

  “按你们的方法到天黑都问不出来。”Caranthir说,“原地等着。”

  从上一次过来收税到现在,哈拉丁人的房屋样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他不太认同这样的审美,幸好有葛里安河给村落撑脸。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的文明进步很快,这些时间还不足以让诺多的孩子真正长大,却使一个种族建立起完整的制度。

  还没等他构思好开场白,两个人影一前一后地跨出门槛。

  视力太好有时候不是件好事,至少此时是这样。

  “沙葛里安的领主。”哈拉丁女孩大声说,“父亲让我出来迎接您。”

  ……

  一如老人家最喜欢的一定是恶作剧……祂比双胞胎还可怕——一个顶俩!话是这么说,女孩背过身时却恶狠狠地朝领主扮了个鬼脸。Caranthir大概猜到站在门口的是她母亲。

  “你们是怎么得知消息的?”他悄悄地问。

  Haleth瞥了他一眼,隐约有些得意:“一传十,十传百,在跨进森林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了。精灵,别小看人类的力量。”

  小小年纪却故作老成,让骄傲的火焰之子哭笑不得,饶是脾气再差也生不起气来。

  沉默了一会儿,Haleth忽然小声说:“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他怀疑地看着她,半跪下来让女孩儿凑到耳边。“父亲不让我把怪物冒充你们的事情说出来,你得给我保密。”

  Caranthir也压低声音:“现在说是冒充的了?前天晚上你还有理有据。”

  “……小气鬼!”Haleth瞪着他,“你帮忙,我还有线索给你!”

  “什么线索?”

  “东边林子里的花。”

  黑发领主眯起眼睛。

  面前的女孩大咧咧地笑着,看上去很有把握,她棕褐色的眼睛里藏着笑意,一副拿准他会接受的样子。他曾经看见过无数这样的笑容,如今不是沉在大海之下,就是被冰雪吞没;而停留在西方蒙福之地的,欢乐早已从她们眸中抹去。

  人类在时间的侵蚀下走向死亡仅仅是一眨眼,而精灵……战火迟早有一天会烧过来,任何一个生活在中洲的族群都不能幸免。

  “怎么样?帮忙吗?”她催促道,朝母亲的方向看了一眼。

  “我得考虑一下。”Caranthir说,然后大笑起来,使劲揉了下她的头发,声音响亮,“谢谢您的笑话,可爱的女士,这让我不那么忧虑啦!”

  说完他站起身,在Haleth愤怒的目光中向河边走去。

TBC

评论(3)
热度(20)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