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一场标准惨剧的基本素养

新年快乐哟!我滚回来交点梗啦×

关于点梗真的非常非常抱歉,从十月份拖到现在了……还没写完_(:зゝ∠)_

没有按顺序,先写了二一太太的,因为正好有脑洞……各位点梗的太太请你们原谅这条又懒又蠢的咸鱼吧!!!

@工二一 客官,您要的三五小甜饼出锅啦×【这次带老四玩】

ooc预警!

——————————

01.这次的开端是喷泉

  水流第三次从高处落下,并且——毫无疑问地——又一次完美避开了石雕少女手中的水瓶,砸进池里。

  “真是太棒啦。”青年恼火地说,他很明智地早早躲开了砸起的巨大水花。

  “相差十公分。你们都在打瞌睡吗?”

  “我们检查过了,殿下,”控制闸门的探出头来,“您要不要找Curufinwe——”
 
  “我会这么做的,但Nelyafinwe究竟去哪里了?”Morifinwe把纸卷挥得唰唰作响,“图是他画的,整个施工过程就没见过他的影子。”

  理所应当地,没人回答得出这个问题。

  这是很不常见的事情。一般来说,劳动楷模一般的王长孙殿下会在后院的亭子里完成他的雕塑作品——作为从雕塑家母亲那里毕业的最后一份作业;要不就是王庭,祖父乐得清闲,总是会把一些让人头疼的问题交出去……

  比如现在,这个难搞的喷泉原本应该是Nelyafinwe的任务。

  “调好水压。我们再试一次。”

  不过这一次,瓦尔妲没有眷顾他。

  “……”水柱哗啦啦地笼下来的一刹那,Morifinwe绝望地叹了口气。

  “……关掉吧。”

02.发展就交给三五来推动吧

  “嗯哼,”Atarinke靠进椅子里转了个圈儿,“这种问题也要找我的话,Atto会怀疑他生了个假的儿子。”

  Huan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你会不会说话!”Morifinwe暴躁地拧着头发,怒目而视。

  “你也好好说话,Moryo。”Turkafinwe从浴室里出来,劈头盖脸地丢了一条毛巾过去,“验个喷泉居然也能淋一身的水。”

  Atarinke摊手:“如果是大哥来做就没有那么多事了吧。”

  “这难道能怪我吗——”Morifinwe不可思议,一边开始擦头发,“大哥从一个礼拜前不见了,我可是被迫接下这个任务的,何况管道设计也是大哥……”

  “啊,没错。都怪大哥没有考虑到他傻瓜弟弟的苦衷,太过分了。”Atarinke赞同地感慨道。

  “Curufinwe!”
 
  “好了、好了,真是吵死了,Morifinwe。被母亲听见你又得在工坊待一个月了。”Turkafinwe不耐烦地摆摆手,扭过头看弟弟,“有办法吗?”

  “有办法吗?”Atarinke讥讽式地重复了一遍,这回Turkafinwe也开始瞪他了,“答案在我们陷入了恋爱怪圈的可怜的大哥那边。”

  “听你说话真够累的,”Morifinwe皱眉,“这算是什么破办法?我要是找得到Nelyo就不用在这里听你们瞎扯了——我都用不着担心这个喷泉!”

  “污蔑!”Turkafinwe指指自己,“我清白无辜地像块奶油面包。”
 
  Huan一下子支棱起耳朵。

  Atarinke迅速回击:“是过期的。”

  于是耳朵失望地聋拉下来。

  “真不该来问你们两个。”Morifinwe没好气地瘫倒,“瓦—尔—妲——啊——我为什么不直接奔去澳阔泷迪找Kano?”

  “你知道他不会理你的。”Atarinke好心提醒。

  Turkafinwe在一旁和Huan打了个相同频率的哈欠。

  “不过,借你一点儿提示吧,”他说,“Findekano希望做一串珍珠项链作为给Irsse的成年礼物。”

  “你怎么会知道?”

  “……”Atarinke翻了个白眼。

  Turkafinwe默默胡撸一把狗头,起身去找吃的;Huan不满地甩甩脑袋,跟进厨房。

  “喔……等等,”不甘被轻视的Morifinwe殿下恍然大悟地从椅子里跳起来,“Findekano和珍珠!我谢谢你!”

  “记得还利息!”Atarinke冲他的背影喊。

  “Curvo,”两只金色的脑袋从厨房里探出来,“酸奶油还是草莓酱?”

  “…Both.”

03.故事往往有一个戏剧性的高潮

  如果在第二个双树交辉到来之后问问小Curufinwe,

  什么是你近来最后悔的时光,

  他会说:昨天。

  “因为Morifinwe是个蠢货。”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他哀嚎着摔倒在一堆人形羽毛被上,“我的眼睛!!”

  诡异的沉默。

  下面传来咬牙切齿的吸气声,“起开,你这个笨蛋。”

  Turkafinwe在这个时候好巧不巧地从浴室出来,“你难道……?”

  “穿衣服去!!”他们同时吼道。

  他耸了耸肩,背过身非常敷衍地把浴袍披上了。

  “瓦尔妲哪——”Morifinwe痛苦地捂住眼睛,“一天之内我看到了三个——三个!成年诺多!——我真希望伊露维塔没给我这双眼睛!”

  “真是巧了,”Atarinke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哦,闭嘴吧小娃娃!你甚至还在和哥哥一块儿睡觉。”

  “他(我)还没有成年!”

  Turkafinwe得意地补充,“不是每一个弟弟都能享受到哥哥的关怀的,老四。现在还不晚,只要你表现得像一个乖巧的小朋友……可爱一点!要是等到小六小七小八出生,就没机会啦。”

  “……”

  这下谁都没有搭理他。

04.以及理所当然的平庸结局

  “所以,你看见什么了?”Atarinke冷静地问。他熟练地把面包叉开,一份给自己,一份放进Huan的盘子里。

  Morifinwe趴在餐桌上装死。

  “…只有这个啦?”Atarinke从Huan嘴里拿过装着草莓酱的空罐子,扬声说,“Turkafinwe,你到底吃掉了多少果酱?”

  “让Huan去拿,它知道在哪儿。”

  “噢,你知道吗?”他问。

  Huan欢快地摇摇头。

  Atarinke定住几秒,然后把叉子从面前的面包上拔出来插进Huan那份里,分出四分之一,端端正正地放进自己哥哥的盘子里。

  “好了,”他安抚地拍拍狗脑袋,“吃吧。”

  Turkafinwe站在他身后目睹全程,瞪了Huan一眼,“见利忘义!——你要奶油吗?”

  “不要。太甜了。”他说。

  Turkafinwe就挖出一大勺扣在他的面包上。

  Atarinke瞪大眼睛:“我说的是——”

  “——求你们了,快停下来,”Morifinwe有气无力,“吃你们的早饭吧。”

  Atarinke扬起眉毛,不置可否。

  “那你倒是说说啊。”Turkafinwe说。

  “Nelyafinwe和Findekano!”他咬牙,紧接着又哀嚎一声,“我真心疼我的眼睛!!天知道去捞珍珠为什么要脱衣服!连天鹅都躲着他们了!!”

  “正常啊,”Turkafinwe接口,“你游泳不脱衣服吗?”

  Morifinwe恶狠狠地盯住他,一个音节一顿:“脱、光!”

  “……。”

  Turkafinwe和Atarinke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睛里看见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Atarinke咽下嘴里的面包,罕见地犹豫了一下。

  “你不知道……家里的浴室已经满足不了需求了吗?”

05.但有时候,尾声也会来凑热闹

喷泉:Excuse Me???

END

评论(6)
热度(34)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