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七日谈Ⅱ

第一人称视角

关于曼督斯大殿的鬼魂们,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故事

不OOC是不可能不OOC的,这辈子也不可能不OOC的

我突然Get到熊总有多么苏了!!麻耶为什么现在才明白

第二日.梅斯罗斯

 

 

我抽到了Nolofinwe陛下。

 

……谢谢,Findekano,真的不需要交换,形容自己的感觉不是很好。

 

我习惯从后往前讲……“喜欢”,感谢纠正,Findo。骤火之战,其实我一直感到费解,我们都知道这并非一场全盘皆输的战役。得知那个消息的时候,我们手里还有剑,头顶上Varda的星光也未熄灭,我们拥有时间;我不知道Nolofinwe究竟为什么做出如此鲁莽的决定。但是这不妨碍我感到漫长的悲伤。

 

我们的悲伤常常献给独一的生命,但当永生者的火焰烧到尽头,我们将给予更深重的哀悼。因为年岁一点一点流过,后来者生活的短暂就像钻石最漂亮的切面,我年轻时无数次见证过它们形成的那个瞬间,光在银色卷铁和火中爆发,而我们注视它冷却。

 

我不是从头至尾输给命运的那个,也没有得到翻盘的机遇。然而我在神殿中陷入沉思,伊露维塔的意志中是否只有一条路留给他的首生子们,这条路的终点必然是永恒的黑暗还是具有一星半点的反光。我感到失望,同时感到一股冷酷的动力。Nolofinwe的选择割裂了我们的退路,引路的亮光已经全部熄灭,我们成为真正的领导者。

 

我尊重他的选择,但保留质疑的权力。原因非常简单,诺多还没有到达支撑不下的时刻;防线没有成熟,Hithlum没有成熟,Himring没有成熟。我感到遗憾。

 

Nolofinwe曾经给我一个提醒。我那时刚刚习惯左手剑,向他阐明禅让王冠的愿望。Nolofinwe没有表态,他的神色没有显露接受或拒绝;就像我们从前在学习处理政务时遇到分歧那样,他思考了一会儿,问:“你在想什么?”

 

我说:“是什么问题值得让Nolofinwe犹豫这么长时间。”

 

他大笑,摇摇头。“我不应该接受,Nelyo。至高王易位,权力向我的家族倾斜,‘被虢夺者’一说成立,内部必然产生矛盾。北方预言的不幸命运会一步步实现。”

 

“预言,在必然实现之前被称作假说。”我回答道。

 

这句话其实不对,放在这个场合更不合适。我知道自己在偷换概念,Nolofinwe不是惧怕预言实现,而是试图挽回从一开始就偏离的轨道,他在反抗我们所谓既定的命运。但我持有相反的看法,因为局势尚不安稳,外有敌人伺机而动,内部矛盾不断滋长,两个家族中必须有一方率先表态,做出足够分量的退让。而权力不适合握在我们手里。

 

Nolofinwe显然清楚这个,他没有挑明,只是忽然露出疲倦的笑容。

 

“这是Curufinwe的声音。”他顿了一下,说,“我接受。但是要当心,Curufinwe之子,从源头起就扭曲的道路,很难领你走上正确的方向。”

 

我以为这是对我个人的警示。然后我们就此分别,有很长时间没有再见。渴望创造的烈火还在灼烧我,这期间,我暂且忘记这句话,投入到Himring 的诞生中。

 

可是现在请允许我改正这个错误,这句话不是对我说的。两个家族的裂痕,早在我——在Nolofinwe出生前就已存在;无论我们怎样努力都根深蒂固。我将权力易手,本质上是放弃了填补裂缝,让两方互相牵制,得以达成平衡。

 

Nolofinwe看到了这种做法背后的巨大隐患:如果平衡随着和平被打破,两家的冲突必然愈演愈烈,最后爆发成为内战。他那时大概是要告诉我:“如果放任裂缝增长,我们中没有一个能走出命运设下的圈套。”

 

他是正确的,所以每当我回忆起那句话,不得不长久地为Makalaure骄傲。

 

 

**

Findo说他的大伯总是让我们自己做选择,其实是真事,Feanaro从不给我建议。他在别的方面非常通融——我选择政治,Makalaure选择音乐,Tyelkormo整天带着Ambarussa打猎,老四什么都涉猎,什么都不精通,老五总在锻造的理念上和他争执——但在我们自己的领域遇到问题的时候像块铁板;他给我们帮助,但从不建议。所以我必须经常去麻烦Nolofinwe。

 

Nolofinwe善于倾听,我年轻时觉得他和Feanaro是压根融不到一起的两个极端。大多数时候他都在沉思,然后一针见血指出我的错误,他思考地更冷静,也更周全,和Feanaro相比绝对是更像哥哥的那个。

 

有时我们过于仰仗他的冷静了,他周围的人都在用信赖逼迫他。他在黑门前自杀式的宣战让我费解,但不震惊;我在无数的哭泣里保持沉默,心里隐隐约约浮上一个念头,这就应当是他的尾声。就算两人之间有再多的分歧,他和Feanaro依然共有一半血液;我不能说他像Feanaro,也不能说Feanaro像他,但他们本质上是一样的。

 

以前有一句话,请允许我用它为这次发言作结。

 

“你要把Nolofinwe殿下当作一个集合……你看见他的女儿、他的儿子,就是看见一个个元素的再组合及演绎,你要从真子集开始去了解他是无穷无尽的,而不是看到他本身的有限。”


TBC

评论(19)
热度(48)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