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七日谈Ⅲ

第一人称视角

关于曼督斯大殿的鬼魂们,不同的视角有不同的故事

不OOC是不可能不OOC的,这辈子也不可能不OOC的


第三日.芬巩

 

我就知道,轮到我抽签,一定得抽到Maitimo。说实话我现在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巧合了。

 

你们别都忙着纠正啊,我觉得Irisse的建议很不错;选种酒,绕着小桌子坐下……没有桌子也行。曼督斯还是太吝啬——【消音】

 

啊……难题。我发誓比Irisse抽到的难一百倍。所以,我最后确定一下,真的没人愿意跟我交换么?

 

……

 

好。Maitimo就Maitimo。要是我能用一天的时间把他身上的所有特质概括出来,请不要忘记献上掌声。说真的,这个工程量太大了。我当然不会俗套地说,他是个多么好,或是多么坏的精灵;就算我曾经是这么想的。

 

Maitimo在祖父那里学习的时候,连父亲都很年轻呢;他们本身差不了几岁。大伯对政务一向持冷漠态度——他既不支持,也不反对,让长子自己尝试。并且,他对我的所有堂兄们一视同仁,从来没有试图鼓励或是阻止他们做什么。

 

我有时怀疑他的教育方式,但Nerdanel夫人的理念显然和他一致。不夸张地说,她比丈夫忙多了,我总是对她整天待在工作室里但总能恰当地准备三餐特别敬佩——他们不喝下午茶。Maitimo能形成那种事无巨细的性格,和那两位沉浸在创作中就遗忘一切的艺术家父母大概脱不了干系。

 

啊,用他自己的话,叫习惯。

 

我认识他以后……嗯,这话听着是有点奇怪,应该说:我长到能和他玩到一起的年纪以后,“习惯”是Maitimo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我几乎赞同他所有观点,但是这个词莫名其妙地让我感觉膈应。对于这点Makalaure和我统一战线,他声称任何习惯都是一位音乐家成功路上的捕鼠器;Maitimo宣布听不懂这个年轻音乐家弟弟在说什么,并表示他的话毫无逻辑。

 

他们为此冷战了一段时间,直到Makalaure来不及交Nerdanel夫人布置的成年雕塑作业才停止。

 

其实我也一头雾水,既搞不懂自己对这个词的反感从何而来,也不明白他们两个为什么争吵。反正,这在Tirion是常有的事。我们因为年轻而具有超乎寻常的创造力,都时常产生一种冲动,想要经由声音或文字向他人表达各自的愿望。我们陈述、宣讲、争论、吵架,又飞速在另一个观点上达成一致;每个生命都在发声。

 

后来的很多矛盾,其实早在那个时候就初露端倪。但我们过于自由,不能揣度一个被束缚的灵魂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

 

我记得在中洲,每次看见Maitimo都披着毛茸茸的大氅,穿软甲但不戴护腕,头发总是来不及扎,散下来的样子像秘银里熔化的岩浆。平时他手上绝不拿剑,Himring没竣工的时候经常卷起一摞地图就跑到城墙上找人。我跟Makalaure说话的时间反而比较多。

 

不知道后来变成了什么形势,至少在那时候,我确信他还是Maitimo本精。Himring比我们这里更冷一些,不过走了一趟赫尔卡拉赫,再怎么冷的天气也没对神经造成过值得一说的影响;而Maitimo就不同了,他们主要靠忍。想来,Maitimo打算把他那套“习惯”理论奉行彻底。

 

他迫切地渴望摆脱誓言约束,但是后来出了意外,联盟中没有一支队伍能做到独善其身。

 

当命运来到我的面前时,我已经慢慢地上浮,像乘着水底的气泡一样,从冰冷的泥地里脱身,迎接暖和的虚空。战场在下方逐渐变淡,暴雨冲荡着满地的落日的光辉,像隔着层橘红色的纱帘,又残酷、又美丽;我模模糊糊地仿佛入睡,在梦网里听到没有意义的音节。

 

然后我回到冰川,暖洋洋的气流托举着我们脚下的浮冰;日月还没有苏醒,群星在我们头顶发光,前面是黑黢黢的野兽般潜伏的冰架。

 

这时,Maitimo转过头向我们望了一眼。曼督斯用沉重的声音在宣布预言,可是我只能看到他的红发烧了起来,像不断散落消失的火光,在漫无边际的黑暗里簌簌燃成烟灰,和灰色冰川融为一体,他转回去看他的父亲。Curufinwe带着冷笑仰头面对维拉,没有注意到长子的目光。

 

你可以说那是凝重的、冰冷的、带有希望的、愧疚的,随你怎么说。我只告诉你一件事,那是Maitimo留给我的最后印象,从此以后他在我眼里成为千万利剑中的一柄,影像模糊,残缺不全。

 

***

很多人说我是Maitimo一手教出来的,行事风格和他最像。这话怎么听怎么奇怪,就好像整天粘在他披风上的是我而不是他那两个小弟弟似的;况且,父亲还在呢,好歹考虑考虑智慧的他的感受啊。

 

光把Maitimo形容成一个良师益友是太肤浅了,没准我对他的影响更大一些呢?有时真不明白那群智者聪明的脑子里在想什么,你想想看,你形容了火的颜色、气味、温度、形状,你就真能让人看到那团火了吗?你怎么可能凭固化的语言描述一种永远流动的物质?这未免太幼稚、太狂妄了吧。

 

关于Maitimo,我既没有什么要夸赞的,也绝对不可能责备他。你看到的Mitimo是什么样子,他就是什么样子。如果仅仅因为我的一番话而改变你的想法,我反而要感到可惜了,这意味着你失去了与Maitimo靠近的机会;他大概也得伤心。就算你不相信传说,不相信历史,不相信维拉,你总要相信他自身的魅力啊。再怎么说,当年声誉从Tirion传到Valimar的芬威之孙,不是徒有虚名的。


TBC

评论(17)
热度(44)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