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七日谈Ⅳ

第一人称视角

关于曼督斯大殿的鬼魂们,不同的视角有不同的故事

画风突变预警以下全文仅代表老五的观点,与作者的个人立场无关【逃

第四日库茹芬

 

天才有很多种。


在某个领域具有过人的天赋,比如MakalaureKanafinwe。他的音乐所到之处盛开百花,传不到的地方则产生质疑和轻蔑;即使所有人都听过对他的盛誉,也只能从他的音乐了解到他的天才。

 

另外一种是Feanaro,与他交谈过的人少,听闻他声名者多。人们从连续不断的谣言里认识他、厌弃他、诅咒他,爱他的人为他献上一切,更多的恨之入骨。他的天赋来自灵魂之火,爱他的人无法助长他的火焰,恨他的人也无法将其熄灭;当他的肉体作为一如最精妙造物存在于一亚之中,那火焰必然炽烈持久地燃烧。

 

Finrod Felagund是第三种。

 

【Fingon:(小声)这是Curufin?】

【Maedhros:(欲言又止)】

 

我用什么来形容这位伟大的国王呢?愚蠢、迟钝、固执,又要让人为他过人的才智唱起赞歌。【嘘声】

 

不要着急,听众们。我也可以竭尽所能地赞美他:智慧、明亮、宽容!把你们热衷的所有都献给这位俊美的国王,纳国斯隆德的宫殿就堆满了这些珠宝一样灿烂的辞藻,最后全都变成龙爪下的熔金。

 

所以,你们应当知道我在说什么。你们看到了Felagund的固执就忘记愚蠢,看到他的智慧就忘记狡猾,看到他的真诚就忘记了盲目,你们能看到什么,又能了解什么呢?【愤怒声】对于他,我听到的赞美已经足够淹死一头猛犸了;多么可笑啊,他是一个天才,你们却用庸人的忠诚来形容他骄傲的天赋。他在光辉中出生,在黑暗中死去,一切溢美之词都是对他的侮辱。

 

看,你们一边践踏着天才的尸骨,一边大声地尖叫着爱和希望,让这些字眼淹没了他的歌声;你们在恶意中揣度他的名字,在黑暗里寻求他的救助,在太阳下把他抛弃;你们摔碎他的王冠,扯掉他的衣袍,在他的沉默里指责过于耀眼的辉煌——等到他死后,你们又用一座坟墓来嘲弄他不死的灵魂。【哗然声&怒斥声】直到现在,你们开始指责我颠倒黑白,油嘴滑舌,用感人的智慧咒骂我的背叛。

 

不,听众们,我可爱的金色的子民们,我从不背叛。我的立场始终如一。

 

而争相宣告着热爱的你们是怎么做的呢?我煽风,于是有人点起了火;我挑动矛盾的一根绳索,你们立刻握紧了另外一段;我向国王嘲笑你们悲惨的头脑,所有人都要为我的正直和勇敢唱起赞歌。是黑夜背弃天空,树叶背弃枝干,玫瑰背弃太阳——而不是我。我从不背叛。一如啊,我是伟大的救世主,Felagund成为了苦难之起源。【暴雨般的怒斥声】

 

【Aredhel:他以为他是在和谁说话?】

【Turgon:(阻拦)算了,Irisse,算了】

 

从一种角度来说,我把他从厄运的囚笼里拉出来。人们被自己所受的折磨感动得流下泪来,被阴影冻得牙齿发颤,躲在盾牌下轻视魔苟斯的威胁;多么悲惨的庸人的厄运!

 

但是听着吧,现在我要告诉你另外一种:盲目的欢乐、腐烂的祝贺、发霉的称赞,在画眉鸟都不敢发声的宫殿里开宴,在快要烧起来的死灰上跳舞,用有形的和无形的大河把自己分割,然后建造桥梁成为一座孤岛【怒斥声渐弱】——这就是天才的厄运,他的厄运,我们的厄运——受困于平庸的事物,总是不断地被无意义的烦恼打扰,思维在日复一日的疲劳里出现断层。而我帮助他逃离,把他还给他黄金时代的爱人。

 

同等地热爱着他的金雀花啊,你们还有什么不满呢?【愤怒声&掌声&嘘声】

 

【Findekano:(大笑)真是你弟弟】

【Maedhros:……】

 

事实上,我同意Irisse之前的话。过去的感受是过去的,即使我们拥有无穷无尽的回忆,过去永远无法重复。我虚伪而试图用美善的言辞文饰自己,索取而不知何为满足;我在中洲获得的力量,比在维林诺的时候更强大、更恐怖,但我的一切行为也更愚蠢而无知;我把母亲的智慧抛弃在冰川,又把父亲抛弃在荒野;我是谎言的一个主人,我的每一句话都不可信任,我的每一句话都在揭露真相——这是我。

 

而Felagund和Findarato,金色家族的长子和洞穴中的国王,诞生在明光中的和从绝望痛苦中死去的,他们是同一个吗?

 

有机会的话,替我转述给黑暗里复生的国王听吧。

 

金雀花们。

 


评论(12)
热度(48)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