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回归1

梗题①柠檬香
被安姐逮住的日子
Telperinquar POV

——————————————

   我又闻到了柠檬香。

   这是种新鲜又酸涩的气息。它让我依稀想起一些往事,那是早在月亮升起之前发生过的故事,我已经很久不曾记起。

  疼痛消失了,我明白伤口仍在。它们总是时不时地停止,似乎借此来使我清醒。然后是更加苛刻的折磨。或许它们以为,用这种方式就能从我口中撬出尘封的秘密。

  我几乎从来没有过真正的清醒和昏睡,过去的一切盘旋在我的脑海里,都是破碎的片段。我通常看到颜色,飞散的熔金那样的颜色,就像Turko打猎回来时飘扬的金发,Huan欢快地扑进怀里。然后父亲向我伸出手,带来了如同劳瑞林的,金色的柠檬香气。接着疼痛又将我从梦境中唤醒。

这真是个恶劣又令人疲倦的游戏,那个迈雅却乐此不疲。

  但我真真切切的闻到了柠檬的香气。绝不会错的。即使这样,我也仍然警惕。

  我忍耐了很久,听着黑暗里嘀嗒嘀嗒落下的水声,还有粘稠的血液从额头淌下的声音,说不清是哪一种更让我厌恶。香气更加努力地冒出来,游走潜伏,像冤死的亡魂那样久久不散。我感受到心里升腾起的渴望,香气唤醒了沉睡在深处的危险火光,还有那些…过去我费尽力气才拜托的狂热的迷恋。

  太荒唐。

  我理智地驱赶了这个念头,拥有了一瞬间的清醒。香气在那一刻变得很淡,却依然存在。愚蠢的诡计。
  然而我一直在犯同样的错误,命运在我身上循环往复。它并不愚蠢。疼痛回来了,有时是连续的刺痛,或是间断而突兀的剧烈痛苦。我难以记清它是何时发生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止;我希望它永不结束。干结的血块黏住了睫毛,我知道即使睁眼,看见的也只会是黑红的血迹。但金色的柠檬香越发明晰了。

  比起无尽的疼痛,幻觉才真正让我恐惧。黑暗中的幻想是绝不会带来希望的,它只会像乌苟立安特子嗣惨白的毒网,一层一层细密地裹住你,你还以为自己见到了光。幻觉比毒网更甚,它会令我倾吐秘密。

  柠檬香更加浓郁,我半昏半醒之间,又置身于明亮的灿烂的光线中。那是蒙福之地,不朽的维林诺!拥有无上的福乐和欢欣,没有痛苦与死亡的……我的故乡。我行走在佛米诺斯的街道,像一个终于回归故土的残破灵魂。我们终将在这里团聚,所有人都是。…双圣树的光芒又开始交替,我蓦然惊醒,眼前一片令人眩晕的金黄。疼痛也随之而来。索伦清理了我的血污,又用他尽善的外表出现在这里。

  他在说话,带着温柔的神情对我微笑。这让我恶心。
  你会告诉我吗?他的声音虚虚实实地飘进我的脑海,我能想象他的笑容和泛着恶毒光芒的眼睛。亲爱的Telper,你难道已经忘却了自己的朋友,忘记了自己的王?……即使你不透露,我也会知道戒指在哪里,而你为何费心地瞒着我,不愿让痛苦停止呢?

  他通常得不到回答。

  但是那幻觉唤起了我残存的骄傲——或者说,该死的偏执。总之我抬起头,迎上了那道目光。

  我能感觉到他的视线在我抬头的瞬间变得炽热了,就如同他的主人对茜玛丽尔的渴望。这着实危险,但我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去死吧,我感觉到自己扯了扯嘴角,勾起想象中的冷笑。“去死吧,”我一字一句地说,痛苦在吐出每一个词的瞬间更加剧烈,“你这魔苟斯的走狗。”

  金发的迈雅望着我。

  他的面容扭曲了,清澈的香气剧烈地像在空气中沸腾。

  还没明白柠檬香从何而来,刺眼的光芒就牢牢地抓住了我。

  我又回到了这里,然而这次是更真实的幻象。

  佛弥诺斯的王宫沉寂着,我第一次看到那个金色的影子,熟悉又安静地坐在窗边凝望。我看到她的黑发一如往日,未绣完的织锦挂在房间一角的纺锤上,绸缎上的孩子拿着小小的锻造锤对他的父亲微笑;书架蒙了灰,她最喜爱的书本摊开在床头,停留在最后那天我所瞥见的页码上;我看见她往日温和的目光留恋在窗外,她不知道自己等待的是再也不能归来丈夫和儿子。

  ——也许她知道。

  前所未有的巨大痛苦在脑海中炸裂,我惶然地想逃走。柠檬的香气催促着我倾吐秘密,答案从未如此清晰地在大脑里盘旋。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抿紧了唇。挥之不去的念头开始生长。她孤身一人。

  接着是提力安洁白的街道,鲜花和喷泉,宫殿里奔跑着女子的身影,提着长裙跑上旋转的楼梯,平台上高大的青年回过头,望着台阶上的她。

  在柠檬的香气里,我听见她的声音。Maitimo,她说,你回来了。

  我从来没有像这样渴望回归,我迫切地想要回到那个浮动着柠檬香气的地方。我想见Feanaro、Nelyo、Kano和Moryo,我想见Turko和Huan,我想见红发的小叔们,我想见父亲,我想得到原谅。我想得到死亡,甚至几乎泄露秘密。

  然而幸运的是,这个秘密在我心中藏得太深,连我自己都把它遗忘。我隐约明白它代表着什么,却无法将它说出。我想要抓住些什么,只有锁链和黑暗在我手中碰撞;接着是一阵尖锐的疼痛。

  如果可以,我几乎想放声大笑。愚蠢。待在黑暗里的奴隶,从来不懂阳光中的人们真正的恐惧。他不明白痛觉是我的荣耀,躯体上的刺痛只能唤醒我的神志,从来没有一个费诺里安会被疼痛击倒。

  我最后一次清醒过来,而他的诡计再也不能得到实现的机会。

  他失败了。也是我微不足道的胜利。

  索伦等着我开口,或许他以为自己再次成为了安纳塔。若还有力气,我真想嘲笑他,相同的谎言只能在傻子身上实现第二遍,比如,你这个以为战胜了我两次的蠢货。

  他失败了。



  在最后的时刻,我看到了伊瑞詹,美丽的冬青之地,她最终毁于战火和浓烟。但瑞文戴尔正从废墟中获得生机,当我离开,便又是一个新的开始。索伦自以为掌握了我的命运,殊不知这正同我的期望吻合,是他屈服了。诺多的厄运即将结束,而他的失败才初露端倪。

  当再次被光芒笼罩,我闻到了不同于这里的柠檬香。我看到了火焰,和它燃尽了的灵魂。

  于是我伸出手臂,像儿时无数次做过的那样,拥抱了前来迎接我的父亲。

—————————End—————————

小摊牌,一路走好~【挥挥手绢】
————————————————————————
?_?之前的蜜汁格式——二次编辑于2016-12-20——

评论(17)
热度(21)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