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回归3

梗题③阳光味

小黑屋里的岁月
Aredhel POV

——————————————————

   他惧怕阳光,这是我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

   我总能看见星空和夜晚,伊欧热爱它们,且并不吝啬于同我分享。他在月光下铸成的两把对剑,一把赠给了辛国,一把留在了身边。

   从那时起,我就感觉到剑身上环绕的不详气息,因此不愿意提及它们。但无论如何,后来的事情都令我始料未及。

   我不喜欢太阳。原因或许很有趣,她让我想起劳瑞林的光芒。

   不,我并非讨厌双圣树,也从没有厌倦维林诺的欢乐。从前我总在劳瑞林的金色中奔跑,即使远离那时光很久了,我也仍记得风掠过脸颊的触感,这使我兴奋,也让我感受到力量。Nerwen曾经与我谈过这些,她说中洲更令她感觉强大,这里的一切都展露出新生的气息。

  “可我担心这样的力量不会长久,”她说这话的时候有点犹豫,“终有一天它将失去活力。”

   那时刚到中洲不久,从维林诺带出的,又经过赫尔卡拉赫冰峡淬炼的意志还在暗中驱使着我们。我认为她过于忧虑了。

   而正如我所想,那之后是一段自由的日子。我仍能在阳光灿烂的时候骑马出猎,享受Turko的陪伴,似乎与在维林诺时最初的时光别无二致。

   然而,我始终没有意识到Turko遮遮掩掩的态度意味着什么。他在躲我,甚至不让Huan同我亲近。我很少真正捕杀猎物,很多时候,出猎只不过是为了逃脱Findo和Turvo无意义的争吵。尽管如此,我还是不喜欢阳光,比起劳瑞林,她更像一个粗劣的复制品。

   而今回想起来,那时的所有人和事都令我怀念。

    伊欧的做法与囚禁无异,一切与阳光接触的事情都不被允许。终日无光的生活对我有极大影响,我的身体正日趋虚弱。可那时我还不想回去,对刚刚逃出刚多林的我而言,那只不过是从一个笼子回到另一个。

    但我想念Turkafinwe,自我们分别已有百年,连小不点伊缀尔都长大了。

   徘徊在林中时,我常记起那些骑马飞驰的年月。即便有自尊心的阻碍,我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身不由己。身在他处,回归哪有那么容易。

   我日复一日地给梅格林讲着发生过的故事,有时甚至只是零碎又散乱的絮语。这也许不是一位好的母亲该讲的故事,但我没有办法回忆起童谣或是母亲的歌声了,她的声音同她一起留在了维林诺。
 
   出乎意料的是,梅格林听得很认真,不厌其烦地询问其中的细节。

    他对刚多林尤其感兴趣,向我询问每一座宫殿和高塔,以及每一条繁荣的街道。梅格林曾兴奋地告诉我,那是一座伟大的城市。我疑心自己看花了眼,可是在那一刻,他的眼睛里的确闪烁着一种奇特的亮光。

    梅格林继承了他父亲的手艺,即使不通冶炼,我也知道他的天赋。可惜,这种令我自豪的天赋被幽囚在了这片树林里。我不禁幻想,他若是出生在刚多林,必能得到Turukano的赞赏。我的心里萌生了带他回家的念头。

  伊欧离开了。

   这几天里,这样的想法在催促着我行动,但我不能确信自己是否可以得到梅格林的赞同。我根本没有想到他会来找我。

   伊欧离开的第四天,梅格林在树林边缘找到了我,我注意到,他手中握着那把不详的剑。

   “公主,”他牵来了一匹黑马,用热切的语气呼唤我,“趁还有时间,我们走吧!对你我来说,这片森林里还有什么希望?我们被软禁在这里,我在这里也得不到任何益处;我父亲能教我的一切,以及瑙格人愿意教我的,我都已经学会了。我们何不前去找寻刚多林?你来当我的向导,我来当你的护卫!*”

   于是我再次看见了他眸中的灼灼亮光。

   罗米安,微光之子,我的儿子,他与我何其相像!

   他的话语打动了我,那多年不曾浮现的渴望又抓住了我的心,我期望立即动身,再也不要回到这片树林里来;我们会一路北上,经过Curufinwe和Turko的领地,将伊欧的威胁抛在脑后;我们会拥有阿尔达大地经久不衰的风,拥有鲜花、草地,拥有在山石间蜿蜒的溪水,拥有刚多林高大又美丽的喷泉,届时,泉水中又将流淌着悠扬的笛声与琴音。

  我们终于走出了森林边缘,在不远处,明暗交界的地方,有一束光将黑暗利落整齐地割开。

  梅格林惊喜地叫喊起来,我明白,阳光不同于星月,这是他第一次同强盛的光明这样亲近。

  然而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言语可以表露我的内心;我清晰地感受到心脏跳动的声音,仿佛刚多林就近在眼前。

  ——我将脱离阴影,重又投入阳光中去!

—————————End—————————

*部分引用自文景版《精灵宝钻》

可怜的小白,一路走好~【再次挥挥手绢儿】

评论(8)
热度(17)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