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回归2

梗题②燃烧气味
火焰第一次升起的地方
Amrod POV
——————————————————

  我头晕,还想吐。



  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从上船的第一个时辰起,我就心神不宁,上吐下泻。一开始是Telvo和二哥在照顾我,但情况越加严重(至少他们这么认为),他们不得不叫来了父亲。

“头晕、恶心…还总是呕吐?”父亲皱着眉头向我们确认。

  当二哥难得正经地描述了我的情况之后——我不确信他是否做了什么见鬼的“艺术加工”——父亲投来打量的目光,他可能怀疑这是我和Telvo的又一场恶作剧。一如可以作证,我真的真的真没有瞎说,比前几天发的誓还真!

  当然,要是预先知道父亲的下一句话,我宁愿他把这当做一个恶作剧。

  “我见过这种状况。”经过深思熟虑,伟大的火之魂魄,创造了茜玛丽尔的王长子,现在是第二任诺多至高王的费雅那罗,我的父亲,终于下了结论:“——在Nerdan怀Maitimo期间。”

  我实在不想回忆那时的惨状。

  整个船舱都瞬间安静了,静得鸦雀无声,静得连胡安的狗毛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得见。在我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胡安之前,一个巨大的影子就欢快地扑了上来。

  紧接着,门口爆发出Turkafinwe惊天动地的大笑。

  去你的,Turko,糊了我一脸狗毛。

  我“呸呸”吐掉狗毛,拼命推胡安起来,但他的重量超出了我的预计——它这十几年长得有些太快了,据说连父亲都惊讶于它成长的速度。
 
  而现在,它几乎要把我压死了。

  “胡安,胡安!”我费力地透过狗毛叫喊,“放开我!”

  但是胡安没有理我,我感觉更多的狗毛塞进了嘴里,还有些被吸进了鼻腔。

  如果我成为第一个死于狗毛窒息的精灵,一定会被Telvo笑死。

  氧气越来越少,我的喉咙开始发干,但胡安仍没有松动的意思。它开始舔我的脖子,舌头湿漉漉的,很烫。我慌了神,想呼唤Turkafinwe来把它牵走,或是大哥,二哥和父亲中的任何一个,可是没有人回应。

  缺氧的感觉越来越严重,我不断挣扎,脑袋砰的一声撞在床头上。

  嘶——还真疼!

  被这么一撞,胡安消失了,我睁开眼睛。

  房间里除我之外空无一人——也没有狗。炉火烧得太旺了,我靠墙躺着都能看见火光。难怪那么热。

  压着我的是一条很厚的长毛绒毯,离我最近的一部分绒毛沾了口水。

  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我迟钝地想,然后意识到他们都下了船。我可不想跑到风里凑热闹。反正船队迟早要回去,等Findekano他们过来一起下船也不迟。当然,父亲可能会因此大发雷霆……

  船开始晃动,我听见了像铁链一样噼里啪啦的声音,大概是在收锚。过了不一会儿,晃动更加剧烈,我猜我已经在回程的路上。

   这可真讨厌!恶心的感觉又来了,我闭了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把自己裹进毯子里去。但还没行动,鼻子就吸进了一大口浓烟,几乎把我给呛死。

   于是我在五分钟内第二次睁开眼睛,看见了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滚滚黑烟正从紧闭的房门缝里涌进来,还伴随着烧烤的油味儿。与此同时,船身咯吱咯吱响个不停,壁炉里的火腾腾地向上冒。

   是谁生火做饭把船烧了!?

   我恼火地从床上跳起来,一把拉开了房门,向魔苟斯发誓要灭了那个蠢货,并且远离有船的地方。这一定是我遇到的最糟糕的事情!

   然而,出现在我面前的却不是甲板或夜空,而是一片蓝。没等我那供血不足的脑袋有所反应,铺天盖地的海水向我涌来。


  在陷入黑暗之前,我的脑海里只回荡着一句话——

  去你**的蘑菇丝!









—End—
 
——————————————————
好像吐槽得太欢乐了……
再见,亲爱的Ambarussa~【第三次挥挥手绢儿】

评论(35)
热度(19)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