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AU小段子

我是多么喜欢被废纸埋了的铲屎官二梅╰(*´︶`*)╯
OOC 预警!OOC 预警!!








  “Turko, ”音乐家终于从纸稿中抬起头,“闭嘴吧。”

  此时已是深夜,泰尔佩瑞安的银光正在窗外闪烁。

  金毛的Turkafinwё打了个哈欠,用眼神发泄着深切的怨念。

  音乐家不为所动,再次埋头,把自己丢入了白花花的废纸堆里。

  Turkafinwё 怒了,一巴掌拍在他桌子上,很有气势地压低了身子,直瞪着他。

  纸团被这一拍震得四下滚动,音乐家不得不再起抬起了头。他无声地用目光恐吓,结果被瞪了回来。

  啊……算了。

  “我知道泰尔佩瑞安快熄了。”音乐家无奈地瞥了一眼挂在屋檐上的银色LED灯,顺了顺Turkafinwё手感极好的短毛,“但你今天已经吃完两条鱼了。”

  Turkafinwё悻悻地收回爪子,尾巴尖在空中扫了个圈儿。










  然而音乐家没有等来下笔的机会。浴室的门被推开了。

  高大的红发精灵赤裸上身,正拎着两条浴巾走出来,他皱起眉毛:“我真是用不惯这些东西,人类的造物越来越粗糙了。”

  “……。”Maglor第三次放下钢笔,把稿子推到一边。

  “中洲早就变样了,奇怪的事情多着呢。”他揉了揉Turkafinwё的脑袋,补充道,“你知不知道Curvo原来是只苏格兰折耳猫?”

  Maedhros怀疑地斜视着弟弟,目光一一扫过窝在地毯里打盹的四只猫咪,其中两个的耳朵被染成了红色。当然——还有几乎埋在自己毛发里的雪橇犬。
 
  “我确实不知道。”他说。

  然后冲那只蠢兮兮的雪橇犬抬了抬下巴,“那又是谁?Findekano ?”

 
  “不,”Maglor笑眯眯地说,“那是你。”

评论(9)
热度(27)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