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Curufinwe们与神奇的昆雅

ooc预警!!

听到一个老外说着一口标准的成都话时生发的脑洞。

————————————————————

  “你们是诺多!!”


  这天清晨,曼督斯里传出一声咆哮。


  “看看它们!”打扰清净的始作俑者在白板前来回踱步,愤然地戳着其中一个字符,“难道这会是我的腾格瓦?!”

  “——很久之后的样子。”小Curufinwe轻描淡写地接话,“还不止这样,后来又发生了重大的变故,可能其中还有变化。”

  Curufinwe扬起眉毛,“重大的变故?”

  小Curufinwe斟酌着用词,说:“比如……辛国的昆雅禁令,这让很多辛达族人失去学习昆雅的机会,以至于沟通交流很不方便。我们尽量使用简单的……”

  “发音和语法?”

  “不只,就文字本身也大有不同。”

  “难以置信。”Curufinwe摇摇头,讽刺地说,“这就是你们一个个都说着一口辛达林味的昆雅的原因?”

  “……”您该发现您第五个儿子的昆雅是原味的。

  尽管这么想,小Curufinwe还是谨慎地选择了沉默。

  这句话显然不是针对他,辛达林味的昆雅只在他大哥身上体现得特别明显,他没必要引火上身 。

  “有人做了改动。”Curufinwe恼火地说。

  “很多人做了改动。”小Curufinwe丝毫不惊讶,“Nelyo同你描述过了,那时战况紧急,我们不得不省略……”

   “但你们不该把它改得这么难听,”Curufinwe指责道,“辛达林和昆雅怎么能混用??诺多!你们是诺多!”

   小Curufinwe表示无话可说。
 


   然而这并不是最糟糕的, 小Curufinwe想,当不久之后,他绝望地发现自己儿子的昆雅混着大渣子味的矮人话时。

  前伊瑞詹领主两手一摊,“干嘛?搞种族歧视?就你们留下的臭名声,我还能和谁混?”

  于是Curufinwe们没话说了,Telprinquar的口音问题也一直没有解决。




  “唉,”发音最标准的Finwe听说后,感慨地叹了口气,对身旁的妻子说,“诺多啊,一代不如一代咯!”

评论(19)
热度(57)
  1. E·翼·亦·E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转载了此文字
    今天还跟colo说口音的问题。说内陆和沿海会有差别,南北会有差别,比如我们这些北方人听不懂南通室友在...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