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元旦贺文】希姆凛与柠檬甜酒

O(≧▽≦)O 没赶上圣诞,总算赶在元旦完成了!!
【短得不能再短的喜剧向】假装埃尔达与次生儿女们也跨年的样子,所有bug都属于我

祝大家新年快乐哟!

顺便,带小熊玩~
——————————————————————

01.

  “Telprinquar!”

  Curufinwe眼尖地一把逮住儿子,“你窜来窜去地做什么?”
 
   “是四伯让我拿糖,”Telperinquar笑嘻嘻地挣开他,“他说要做人类的柠檬甜酒!”

  话音未落,小精灵风一般地抱着糖罐,跑向厨房的方向。

  ……

  “Telpe!”

02.

  希姆凛今夜灯火通明,烛光一直从城墙亮到大厅,每一间屋子的门前都挂着费诺灯,灯芯里跳跃着金色的火焰。葡萄酒一桶接一桶地抬出来,冰窖里储存的水果铺满了长桌。

  Telperinquar急匆匆地奔向后厨,刚跨进门就听见一声巨响,浓烟裹着酸溜溜的气息涌了出来。

  他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好像是柠檬的香味?

  厨房吵吵嚷嚷的,几个精灵在和东来者争论肉与蔬菜的取舍,看样子难分胜负,到处都是柴火的爆裂声。

  他迈开一步,远远地听见了Morifinwe的声音:

  “……你看这不经用的炉子,也不知道大哥是怎么造出来的,看着也不像诺多的手艺…对了,糖呢?糖怎么还没来?Telpe跑去哪儿了?”

  东来者们听到吵闹,向这里看了过来。

  Turkafinwe正坐在桌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胡安玩,并不理他。Telperinquar注意到,他的袍子烧了一个大洞。

  Morifinwe一手一个锅铲凌空挥舞,气得涨红了脸,“Tur–ka–fin–we——!我糖呢?!”

  “我这儿,四伯!”Telperinquar赶紧把罐子递了出去。“出什么事了?”

  Morifinwe猛地回头,差点把束在背后的马尾辫扫进锅里。“谢谢,Telpe。”他接过糖罐,空出手指指下面的炉子,“它炸了!明明是技术问题,那个东来者却跟我说是火太大的原因……你说火哪里大了?这还远不及你爸煅造炉火的一半呢!”

  Telperinquar没来得及说什么,一个东来者就嚷了起来:“大人,您这么说可不对,我们做事是没你精细,但论起实用来,还是该听我们这老一辈……”

  “你说谁是老一辈?”三精同时回头,瞪着那老人,胡安适时地“嗷”了一声。

   东来者的声音弱了下去,但仍可以听见一些类似于“年轻人”…“不懂道理”的嘟哝。

03.

  “Kano哥叫我来看看……哇!柠檬的气味,”晃悠着转到门口的Findekano闻到味道,兴奋地跑了进来,“好香!”

  Morifinwe正在盛酒,闻言得意洋洋地侧过身来,“是吧?是吧?我的手艺还用质疑?”

  “啊,当然啦。即使你连炉子都不会用。”Turkafinwe见不得那副模样,故意怼他。
 
  “滚蛋Turkafinwe!”Morifinwe咆哮道。

  Findekano息事宁人,愉快地要了一碗酒捧去喝了。

04.

  “出去,出去,都给我出去。”高大的红发精灵像赶小鸭一样把弟弟们赶出厨房。
 
Morifinwe死死撑着木门不愿走, “Nelyo,你不能独占我的甜酒!就算它美味得让你……”

  “美味?”Nelyafinwe扬起眉毛,“刚刚Findo从你这儿拿了一碗后就吐了,你确定没问题?”

  Morifinwe仍然坚持要把酒分发下去。

  “算了,”希姆凛的领主肯定地说,“我相信Findo更需要一碗洋葱汤。”

  说完,他当着三精一狗的面关了门。

05.

  Kanafinwe抱着一把小竖琴经过,莫名其妙地问这股酸味是从哪里来的。

  “唯爱情,生酸气。”Curufinwe说。

评论(11)
热度(40)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