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奈丹妮尔与英格威的交谈

玻璃渣预警。
————————————————————

  她缓步走上洁白的台阶,环顾着四周陌生的环境。凡雅族的宫殿总是异常静谧,而凡雅至高王正站在楼梯的最后一阶:“欢迎,奈丹妮尔夫人。”

  “日安,陛下。”奈丹妮尔说,“我来找茵迪丝夫人。”

  英格威却摇头道:“她不愿见任何人。若您愿意,我可以为您转述。”

  ————————————

  他们在靠近双圣树一侧的露台上坐下,侍从为两人端来茶点。

  英格威见她若有所思地凝视着星形的镂花,便解释说:“往日,从这里可以直接看到圣树的光芒,银光会从雕镂的窗格中照进来,投射在另一头的墙壁上。而如今——” 

  奈丹妮尔点头,示意明白了。

  “是场梦。”踌躇过后,她说,“突如其来的梦总是不同寻常,我看到了一些画面…这令我不安。”

  英格威侧首表示询问。

  “——我梦到黑暗。”

  “维林诺没有真正的黑暗,”英格威说,“也许您的梦境只是恰好到达光明边缘。”

  奈丹妮尔沉吟片刻,“您的话并不正确。”

  “哪一句?”

  “维林诺真正的黑暗。这正是我想说的。”

  “愿闻其详。”

  “我听说了澳阔泷迪的惨案,以及曼督斯的诅咒。”奈丹妮尔缓慢地说,“库茹芬威的誓言直指一如,他需要多少的死亡才能完成它?”

  “我听闻火之魂魄已回归等待之殿。”

  “但这能停止什么呢?我的儿子们发下了誓言,库茹芬威的死只能推迟阴影降临,当时机到来,他们都会走进黑暗。——永恒的黑暗。”奈丹妮尔疲倦地垂下头:“如果这是结局,我看到他们浑身浴血!”

  “曼督斯的预言不会在罗瑞恩的梦里实现。”英格威说,“库茹芬威的儿子们同样继承了母族的智慧,他们终将回归,如同他们的父亲那样,届时黑暗也将褪尽。”

  “或许如此,而这可能又有多大?库茹芬威的家族尚未踏上中洲的土地便已沾染亲族的血液。他们的心甚至不再追随父亲,只受誓言、诅咒和熙玛丽尔的驱使。您若听过誓言的内容。将会明白其中的可怕之处。”

  “我不曾听过完整的说辞。”

  “而我亦不愿复述。”奈丹妮尔说。

  于是他们都沉默了。风和鸟鸣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两人都听见了雅凡娜的歌声,维林诺的一切都能在这歌中复苏,但双圣树之死已成定局,其光芒难以重现。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熙玛丽尔,其中封存了双树鼎盛时的光。女智者首先打破安静。

  “他拒绝交出自己的造物,我无法判断这是对是错。”奈丹妮尔出神地聆听着,“我曾见到他因熙玛丽尔的诞生而欣喜若狂的样子——他花费了太多的时间,有灵感时就整天关在锻造房里……那是他的心血。”

  “您所言不虚。然而后来,库茹芬威却被自己的造物蒙蔽了双眼。双圣树不可还原,其命运对维林诺的生灵意义重大。”

  “熙玛丽尔于他来说,又何尝不是呢?”

  “失去了熙玛丽尔,库茹芬威会有更好的造物也未可知。”

  奈丹妮尔叹息道:“也许是这样。例如后来的阿纳和伊希尔不就是更好的造物吗?双圣树之光只能照耀维林诺,而前者的光芒却遍洒中洲。”

  闻言,英格威陷入沉思。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都没有再说话——直到精灵王抛出疑问。

  “若非瓦尔妲大人封其为圣,熙玛丽尔就不会有如此大的力量。库茹芬威难道从未想过?”

  “我不知道。”奈丹妮尔坦言,在那段日子里,他们的心早已不似从前那样联系紧密,“我只是开始怀疑……封圣的决定是否正确。”

  英格威鲜少地露出诧异的神情:“切勿猜忌!虽然阴影因熙玛丽尔而起,但终归是米尔寇作祟,与封圣并无关联。”

  “您称他为米尔寇,”奈丹妮尔直视着至高王的眼睛。“而我听说,他已有一个新的名字。”

  “魔苟斯——黑暗大敌。”英格威道,“如果您非要咬文嚼字。”

  奈丹妮尔颔首,“您说的对,希望不再有黑暗降临我族。”

  “大能者自会予以宽恕,”英格威说,“您与我都不必太过担忧。”

  “您是因为凡雅一族未受牵扯才能这么说。”奈丹妮尔喃喃道,“……却也不一定。”

  英格威冷淡地说:“我族女儿中也有追随自己丈夫或兄弟脚步的,而我的妹妹茵迪丝至今在内殿中徘徊。”

  “请您原谅,但我并非在贬低您的子民。诺多和凡雅的命运从来都是相互交织的,只是在灾难到来之前,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奈丹妮尔将目光转向窗外,并朝更远处望去,“关于自由,他显然对我造成了足够的影响。”

  英格威没有作声。

  “我该告辞了。”最后她说,“多有叨扰,十分感谢您的招待。”

  “奈丹妮尔的智慧我早有耳闻,与您交谈确实受益不浅。”凡雅的至高王站了起来,“您不必过虑,玛赫坦的家族是蒙福的。”

  她也还之以礼,随后起身离去。

 


  【我的家族是蒙福的。】当走出门柱间垂下藤蔓的阴影时,奈丹妮尔想,【而我所牵挂的却不是。】

—END—

——————————————————————

这篇实际上是——

奈丹妮尔:对象告诉我,玛赫坦之女是个自由的小精灵

英格威:千万别相信对象的话要相信神不要怀疑神的决定神一定会保佑你

奈丹妮尔:不。

评论(11)
热度(48)
  1. 躲在将军披风下的泽拉崽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转载了此文字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