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伪乌托邦的一个小片段

【很可能没时间写下去所以——【咸鱼摊平.jpg【

————

A.

  “只要三秒钟,一切都是您的。”Fingolfin按住那张印有蓝色纹章的薄纸,和文件夹一起慢慢地推向对方,“私以为这个决定很容易做。”

  对面的年轻人瞥了眼支票上的数字,吃惊地倒吸了一口气。“嗯……”他清了清嗓子,磕磕绊绊地说,“这确实,嗯,很有诱惑力……但我不该答应您,它违反——”

  “您的职业道德?”Fingolfin戏剧性地扬起一边眉毛,“闻所未闻啊,先生。”

  “希望您明白您在说什么,”年轻医师看上去被激怒了,“您有最高权限,没错。但只要我向议事会检举,恐怕您连这扇大门都走不出去!”

  时针悄无声息地转过一个时刻,他漫不经心地敲着桌子,“很好的主意,需要的话我可以给您提供一份报表——您知道越权检举要走多少流程吧?如果我是您,就会选择更省事一点的办法。”

  “我有权拒绝这个不正当要求——”

  空气中裂开“咔嗒”一声轻响。年轻人忽然僵住了;因为一把枪在冷光灯下乌黑发亮,而持枪者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签名,医生。”他晃了晃手里的M92,对年轻人微微一笑,“别让我说第二遍。”

————
B.

黑幢幢的人影交替掠过他的头顶,从上方笼下来的灯光幽幽凉凉,而后骤然白得刺眼。他一开始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平躺着,直到他的手指碰到硬邦邦的铁板。

  一个嘶哑的声音像蛇吐出信子。

  “说出你知道的。”

  仍然昏昏沉沉的意识勉强执行着神经中枢发出的“醒来”这个指令;思维如同生锈的齿轮“咯吱咯吱”地随着这句话开始转动,优先处理了这些信息,这让他辨认出那些简单音节背后的含义。

  “Curufinwe Feanaro.”那个声音柔软地说,像一片羽毛落在水面,“这个可怜的名字,它从Feanor诞生的那天起就被注销了——可是你应该记得它。你是多么想念——你喜欢它。”

  “来拿回它吧,Feanaro。他永远都属于你了。”

  Feanor从鼻子里短促地冷哼一声。

  那片羽毛微微浮动。“别拒绝你的潜意识,它们真实又可靠。生活对你来说并不公平,不是吗?生活剥夺你的名字,你的自由,你的权利,你的勇气,你的意志……啊。——你瞧,生活想要从你这里夺走一切,然后注入新的东西。他让你相信你是正确的,Feanaro。你名字里的火焰在哪儿?你的自由意志呢?你的坚持和反抗去了哪里?他让你为他消耗生命,而你想让他如愿以偿吗?

  “你的心告诉我了。”

  “别让他如愿,Feanaro。”Feanor感觉到冰凉柔腻的皮肤贴上了他的皮肤,触感让人联想起某种无脊椎生物的滑行;危险,但悄无声息。

  “滚开。”他说。

  或许是错觉: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一直平静的吐息声骤然起伏了一下。

  世界被按下了暂停键,一切都静止了;可是寂静里仍然有什么东西在暗处蠕动,黑影缓缓地从脚尖那里爬来,逐渐淹没他的大腿、腹部、胸口、脖颈,直到完全堵住光线。

  “我感到——”那个声音说,“非常遗憾。Feanor。”

  羽毛吞卷进深水。

评论(4)
热度(15)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