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称甜汤

在数学上打滚的高二狗

假期不定期出现

Landing Ⅱ

LandingⅠ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乱七八糟玩意儿【绝望摊平.JPG【

伪乌托邦AU

 

“把车窗打开。”Feanor发话。

 

他刚刚摆脱外套,马上发现自己的衬衫上也粘了劣质烟草的气味。Fingolfin心情不错地开了车载音乐,一手扶住方向盘,另一只手探去拯救自己那件快被副驾扔到车窗外的风衣。“口袋里有柠檬,自己拿。”

 

Feanor带着点火气去搜他的身,最后摸出一袋装在密封盒里的柠檬片。“你怎么不随身带着一台过滤器呢?”他讥讽地说,粗鲁地把柠檬汁挤在喷瓶里。橘猫趴在他腿上准备接着打瞌睡,闻到酸味浑身一激灵。

 

Fingolfin伸手把猫捞过来扔到后座,橘猫弹了一下灵活起跳扒住驾驶位的椅背,顺利趴上了他的头顶。

 

Feanor嫌弃地“啧”了一声,才要开火,Fingolfin抢白:“您先把烟味弄干净再说。”

 

其实等他喷完柠檬水,烟味也散得差不多了。不过Fingolfin知道那是强迫症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他敲敲方向盘:“今天换了什么名字?”

 

“你听见了。”

 

“Hithlum。”他低声笑,“这个提示可超纲了。”

 

Feanor慢条斯理地把刚才扯松的领带系回去,然后摘下微型耳麦镶回手表上。“谁知道他除了眼神不错,脑袋里装的都是肉桂粉。如果不是我多提醒了一句,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那群人下手很干净,差点把我蒙过去。这次Ingoldo功不可没。”

 

橘猫在他头顶骄傲地“嗷”了一嗓子。

 

“哼,肥猫长了只狗鼻子。”Feanor说,目光冷下来,“Himring三番两次插手你的案子,究竟怎么回事。”

 

“Fingon已经在前往Maedhros办公室的路上了。”Fingolfin开玩笑说,“对此我也有疑问。从Maedhros那里可能拿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这次的行事风格和他不像。”

 

“你觉得像谁?”

 

“和您当年刚从老师手底下毕业的时候一模一样。”

 

Feanor沉吟片刻。“你说Curufin?”

 

“对。Maedhros对组内的监管力度低于标准线已经不是新鲜事了,Himring成员自由度一向很高,最近几年甚至出现过先斩后奏的情况。”Fingolfin侧过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几乎在说“看你教出来的学生”。

 

Feanor:……

 

“圆桌议事会习惯了睁只眼闭只眼,您也并非不了解。”

 

“圆桌的权力已有一半是空架子,Manwe能维持这么久的平衡还真叫人惊讶。”Feanor话锋一转,“凭这个指控我的学生,你的业务能力也让我震惊。”

 

“最主要的辨认方法是,在垃圾堆里投放猫薄荷引诱携带录音器的猫混入办公楼,这种简单又无赖却让人抓不住证据的标志性手段。”Fingolfin不紧不慢地扶住方向盘。

 

Feanor:“这点我很欣慰。你跟他有什么过节?”

 

Fingolfin认真回忆了一遍:“没有。交接工作的事情一直是Fingon在做。”

 

“很好,你找到应该询问的对象了。”

 

“但没有人比您更了解他。”他平静地说,“就像没人比您更了解Himring那样。”

 

有个瞬间他觉得Feanor望向自己的目光变得锐利而遥远,剑锋出鞘时会闪出相似的寒光,就像一片具有轻盈重量的羽毛,能让天平向心脏一侧倾斜。不过那只是一个瞬间的错觉,当他意识到车正停在路边的时候,前Himring组长收回了他的视线。“别像个小姑娘,Nolofnwe,激将法不是每时每刻都管用的。我既然决定离开,就不会再踏进那里半步。”

 

Fingolfin:“和那件事有关吗?”

  橘猫Ingoldo警惕地竖着耳朵,凭借一只猫的敏锐直觉,它发现今晚的气氛有些不同寻常。

  “什么事?”Feanor心平气和。

  Fingolfin沉默一会儿,重新发动汽车。

  “三年前您离开Himring之后,我收到一份来自圆桌议事会的文件。里面的内容全部经过模糊处理,要求得到我的签名。我当时心存疑虑,于是选择保留解释权。”

  “不要告诉我,这就是你私自存副本找黑客破译的理由。”

  “看来现在的黑客职业道德堪忧。”

  “著名雕塑家,建筑学家兼城市规划师Nerdanel,有个隐秘的地下身份。”Feanor说,“她直接受雇于Ingwe,并接受圆桌调遣。算是我师姐中最优秀的一个。接受你们的委托后,我立刻找她查阅了历史遗留问题。”

 

“那您应该知道文件的内容。”

 

Feanor舒服地靠在椅背上,侧头看后视镜。“你想问什么。”

 

“Silmaril。”他直白地说,摆明了一副坦坦荡荡、光风霁月的样子接受Feanor的审视,“一个每翻两页就能出现二十多次的高频词汇,只在总部数据库里留下了只言片语。我看了那些记录,最后一条语音报告的截止时间是您离职前一天的晚上,标准时八点五十四分零九秒。”

 

Feanor点头。“记性不错。Silmaril是老师去世前参与的最后一个课题,事故发生后全权交到我的手里,那时我正在做实验的收尾。”

 

“我虽然没有参加,但也略有耳闻。”

 

“好,那就省去了解释的时间。作为负责人之一,老师的离任对工作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影响,你收到的关于实验收尾内测的报告原本应该交到Maedhros手上。不过,出于某种原因,VALAR选择了你。时隔多年,细节方面我忘得差不多了;Silmaril的相关信息也不是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Fingolfin明白他的暗示。他如果真想查,当然可以查到,不过要为此付出一点代价;VALAR对于放长线钓大鱼的计划还是一如既往地热衷。

 

“这就奇怪了。”他半信不信地扯了扯嘴角,“按理说,这种机密文件怎么会需要一个外部人员的签名呢。”

 

Tirion的夜景从窗外流过,Feanor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因为他们在意的不是签名。”他说。Fingolfin一愣,转过头和他对视了几秒,忽然感到一股诡异的不适感在胃部翻腾。有种在不知不觉中被卷入了什么惊天大阴谋的感觉,Fingolfin头疼地想。

 

“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您。”

 

Feanor挑眉:“今天你问题可不少。”

 

“你真的,没有PTSD吗?”Fingolfin问。他目视前方,好像是不经意间开了个玩笑;然而他神情过分冷静,眼睛里也不带什么笑意,看不清究竟是玩笑话还是虚情假意的试探。

 

Feanor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注视他。

 

“你刚才表现给Annatar看的东西:对时间的过度敏感、烟瘾、受压迫感、习惯掌控话题,其实是浮于表层的,很容易伪造。”Fingolfin继续,“但是你离开办公楼是六点二十九分整,坐上车的时间是六点三十分整,大楼前后距离不超过十米。这十米,你花了整整一分钟。”

 

Feanor习惯性纠正:“上车时间是六点三十二分。”

 

“因为你看到坐在车里的是我,耽搁了两分钟。”Fingolfin语气十分笃定,“你在读秒数走路。而且直到现在,你还在试图弥补刚才损失的两分钟,把到达公寓的时间调回整点。现在是六点四十七分,你原定计划里的下车时间,是六点五十分,还是七点整呢,Curufinwe?”

 

车辆正在经过上城区中心的最后一条隧道,昏黄的光影一条一条从他们身上碾过。车载音乐仍然用低迷的嗓音唱道:“……When troubles come and my heart burdened be.

 

Then, I am still and wait here in the silence

 

Until you come and sit a while with me.

 

……”

 

“绕路很高明。不过聪明人不会直呼他师兄的名字,这太不礼貌了。”Feanor说,“如果你真的分得清强迫症和PTSD的话,答案是‘不’,我不患有创伤后应激性障碍。怎么样,这个回答还满意吗?”

                                                                                                                 

Fingolfin冲他笑了笑:“中规中矩。”

 

他点头。“好。烟瘾,车上有两种烟草气味;嗜酒,伏特加兑柠檬汁;习惯掌控话语权,直到现在为止,你主动挑起了五个话题,其中有两个与今天的行动无关。那么我好像可以凭借这些,认为你患有创伤后应激性障碍,Nolofinwe先生?”

 

后者没有回答。

 

Feanor冷笑一声,闭上眼靠回椅背。这时候Ingoldo再次敏锐地觉察到两个人类之间诡谲的气氛,从主人头顶跳到仪表台上,贴心地碰了碰他的手。

 

Fingolfin垂下眼睑,若有所觉地摩挲着指骨。

 

压迫感。

 

**

 

回到办公室时接近十点,戒严日的探照灯再一次亮起,竟然让Tirion冷灰色的建筑物看上去灯火通明。Hithlum投在地面上的影子像一团棉花,一踩就会把人吸进黑糊糊的洞穴。

 

咖啡粉是前阵子磨的,到现在所剩无几了。Fingolfin掂量着罐子,最终还是放进柜子里。他退而求次,给自己冲了一杯合成速溶,然后打开电脑。屏幕蓝光在黑暗中闪烁了一下,立刻跳出界面,他输入ID,看着主机指示灯由绿转黄,最后停留在红光。

 

[LOG IN]

 

Fingolfin端着咖啡杯,慢慢向下翻阅。忽然他顿了一下,光标停在一行红字上。

 

[关于紧急停止Silmarillion系统及其相关实验第三次申请书]

 

他的目光向右移,一个清晰的红色十六芒火焰纹章在标题后闪动,下面是文件作者的签名。

 

申请人:Finwe。


TBC

评论(11)
热度(12)

© 费那罗的蘑菇甜汤 | Powered by LOFTER